次生演替

更新超慢的
关注要慎重

[叶黄]不眠旅行(一)

黄少天一直不喜欢喝酒。

不是不能喝,而是单纯地觉得很难喝。酸苦的,带着一点涩,像在舌头上燃烧一样折磨着他的味蕾。十八岁时喝的第一口酒直接被黄少天呸呸呸地吐了出来,自那以后除了必要场合他再也不喝酒,并且觉得喜欢喝酒的人十分不可理喻。当初这个认知还被叶修——那时还叫做叶秋——嘲笑了好一阵,说他是小孩子想法不懂大人世界,被黄少天反唇相讥起码比你能喝吧,一杯倒!叶修说别小看人啊我现在能撑三杯。

黄少天暗自数了数,1、2、3,三杯。

叶修还没醉,看上去精神尚可。黄少天怀疑他现在的承受能力到了五杯,当然也可能是三杯半,还可能是他目前的良好状态是装的。不过看了一会儿后他发现都不是,叶修如今的好酒量来自于他一直在不断地偷偷吐酒。

这要……怎么说呢,黄少天想。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韩文清庄严肃穆的脸,庄严肃穆地说着“一如既往。”

……他肯定是喝多了。


现在的北京时间是二十三点零八分,离第十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结束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

他们唱了K,喝了酒,然后缩在小包厢里玩国王游戏。在八卦大手楚云秀联手联盟女神苏沐橙的黄金组合面前,各位联盟大神只能把节操和下限拎出来按斤卖。黄少天已经亲眼目睹过宋晓抱着郑轩在KTV里绕了一圈,张佳乐对着韩文清的脸进行了长达三分钟的告白,周泽楷满脸通红地对喻文州唱起《情人》,并收到了对方一曲《夫妻双双把家还》作为回礼。而现在叶修和高英杰隔着纸片的热吻才刚刚开始。

高英杰整张脸都涨得通红,艰苦卓绝地坚持了三十秒。分开后叶修拍拍他的肩说,年轻人,真青涩啊。

黄少天的脑袋里突然嗡了一声。他晃晃头环视四周,酒精催化下特别群情激奋的职业选手——尤其是女职业选手们——已经开始热烈讨论是否在这局国王游戏后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

大冒险其实和国王游戏的惩罚没差,至于真心话,不问隐私就没意思了。但第一局下来还真就没意思,大家摇色子比大小,点数最小的黄少天输给点数最大的喻文州,黄少天斩钉截铁地选了真心话,喻文州和颜悦色地问他蓝雨第一次胜利的时候你什么感受?

在场的职业选手不约而同地骂了句卧槽,谁特么想听这个啊!

黄少天侃侃而谈十分钟,刘小别终于忍不住跳出来把他那句“打败了微草我很高兴”打断了。

游戏继续。

这一轮受罚者是方明华,被小朋友卢瀚文问起了初恋。方明华感叹了一句幸好老婆不在,然后开始满脸怀念地回顾起他十五六岁时的初恋。羞涩的少女窘迫的少年,方明华描述得黄少天直起鸡皮疙瘩,他看看对方的脸,眼角眉梢都是回忆美好往事的笑意。

黄少天往包厢里的某个方位看了一眼,心里突然燃起了一簇小小的火苗,然后在包厢里飘飘忽忽的酒气中噼里啪啦烧成一片燎原之火。

他很快一瓢水把火浇灭了,正准备收回目光,视线目标却大摇大摆地冲他身旁的位置走了过来,坐下。

叶修在黄少天惊诧的目光中舒舒服服地往后一仰:“干嘛啊剑圣大大,这么忧郁,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了?”

黄少天也没吐槽那个形容词:“你还知道不堪回首啊!嗯我是回忆起往事了,痛心疾首得不得了,简直怀疑那个时候我没带脑子出门才——”说到这里他卡了个带,“那你过来又是干嘛,心虚?”

“我心虚什么?”

“心虚等会儿我被问到相同的问题把你那点儿破事抖出来啊。”

“我那点儿破事也是你的破事。”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咱俩彼此彼此啊。”

“彼此彼此个屁!”压低的声音无法表现情绪,黄少天只好通过瞪他来表现自己的愤怒,“对未成年人干出这种事还有没有王法了?叶修你的破事儿比我破多了懂吗?我那时是天真无邪懵懂无知好不好,你一成年人连忽悠带骗的对小孩子都没有同情心怜悯心的吗?初中的思想品德教育怎么上的?我得和你政治老师好好谈谈。”

叶修摇摇头,指着还在滔滔不绝的方明华:“学学人家老方,初恋是多么青涩美好的事啊,留着当个美好回忆呗,别那么乌烟瘴气的。”

“学学老方?”黄少天反问,“那请问叶神大大,您是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呢还是长睫毛大眼睛呢还是一笑起来就有两个酒窝呢?您是会织手套呢还是会做便当呢?哎呀都不会,那可糟糕了。”黄少天翻个白眼,“滚滚滚滚滚!滚你的青涩美好!”

叶修被他逗乐了,笑得连手里的色子都差点没拿稳。黄少天不知道哪里好笑,但看叶修笑,忍不住也跟着笑了。



回忆这东西,像酒,听人说起总觉得醇香甘冽缠绵悱恻,可世上偏偏就有这么些人不感冒。

就像不喜欢喝酒一样,黄少天也不是个喜欢回忆的人。联盟第一的机会主义者同时是个现实主义者,糟糕的回忆带来痛苦和拖累,美好的则让人沉溺其中,在其相似性上,还没有一局复盘来的有价值。黄少天从不遗憾失手的三段斩,也不回味令人啧啧称奇的剑影步,比起已经结束的招式,他更在乎当下这招幻影无形剑是不是够快,是不是够准。

所以,他其实很少回忆起和叶修的往事。更何况那段往事还被他当成剑圣大大英明一世中的黑历史。

黄少天十四五岁就被魏琛抓进了蓝雨训练营,而蓝雨呢,从那时候起就是雷打不动的和尚庙。黄少天情窦初开的青春朦胧期还没开始,就已经与男女比例一比一的社会脱节了。彼时苏沐橙和楚云秀也还是各家训练营里的小丫头片子,以至于黄少天少年时候,唯一频繁相见的女性就只有妈妈奶奶外婆。

也就是说,后来黄少天与叶修的交往,七八分是迷茫,剩下两三分是凑热闹;而叶修与黄少天的交往,七八分是忽悠,还有两三分到现在黄少天也没想明白是什么。

黄少天才认识叶修的时候,十六岁,青葱水嫩得不得了。可这个咋咋呼呼的小剑客一点也没像他表现出的那么青葱水嫩,叶修第一次拜访蓝雨,被刚从训练营里放出来的毛头小子闹得头都疼了。黄少天绕着他叽叽喳喳,哎你就是二连冠那个叶秋?好像听起来蛮厉害啊快来和我PKPKPK!嗯怎么你不愿意?肠粉吃过没啊那可是我们这的特色,想不想吃啊嘿嘿跟我PK就请你吃。还是不愿意?那我先请你吃了再PK怎么样……啊魏老大我没带钱,借我借我借我!

叶修最后还是没搭理他,直到魏琛退役,为着自己那仅存的一点良心安慰失意的小剑客,叶修提出要和黄少天PK。

这一PK简直就是不归路。那时叶修的下限还不算太宽泛,认认真真和小话唠打了一次;黄少天随即食髓知味,天天缠着他相约竞技场。叶修觉得好烦,好烦里又觉得有点有趣,一来一往,和黄少天的关系竟然逐渐亲密起来。


这个由他和叶修共同书写的故事,黄少天没能猜中开头,也没能猜中结尾。十八岁的黄少天在第四赛季正式进入联盟,第一次以职业选手的身份踏上嘉世所在的这片土地。叶修作为东道主免不了被骚扰,陪着他到西湖边上走了一圈。夕阳西下,树影婆娑,身边的人叽里呱啦地说着话,实在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氛围。

于是很突然地——趁着两人的影子恰好掩在垂柳丝绦之后——叶修低下头去,在黄少天脸颊上落了个轻柔的吻。

没有任何说明,两个人的关系就这么开始了。

和叶修在一起的那几年黄少天总觉得步子不稳,走路像在飘,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虚虚浮浮地像在梦中,又飘飘悠悠如坠水底。他抱着叶修像抓着水草,空气明明已经被水波隔绝在外,他呼吸艰难却死死不愿离开。这种感觉很奇妙,不能被单纯地定义为快乐或痛苦,以黄少天初中水平的语文,没法描述出来。

他只把这个比喻告诉了叶修,当时叶修想了想,笑了:“反了吧?这比喻。”

黄少天没听懂,也没过多在意。他不大喜欢瞎猜叶修的言语,像喻文州那样读人,很累。十八岁的黄少天尽管已是半个机会主义者,思维还是比较单纯的。他单纯地去感受和叶修相处的时光,多的没去想,想也不一定想得明白。

叶修不对他说情话,黄少天也不肯要他说。叶修只做过一件看上去比较伟大的事,就是拉着黄少天穿梭了大半个H市中心,逛过了十几条街,扫荡了H市十之七八的特产小吃。那时是晚上九点多,街道两旁的霓虹灯在两人脸上闪啊闪,黄少天看着叶修被青绿光线照着的脸哈哈大笑说,他都可以去植物大战僵尸里跑龙套了。

至于情话,倒也不是一点没有,至少擦边球是有过的。黄少天曾经收到过叶修发来的快递,拆开一看是封信,写了些日常琐事。黄少天在qq上特别惊讶地问这是干什么,叶修说,听说看信会让人有心动的感觉,笑得黄少天差点砸了键盘。


那你发快递干嘛?

急着让你看呗,有点情趣啊小朋友。

哪来的情趣情趣在哪我怎么没看见,啊你是说这一篇比狗爬稍微好看一点的字?何止心动啊我简直心疼!快递费很贵你知不知道啊叶秋,发这种东西真是奢侈啊你……

叶修只回了两个字一个符号:少天。

黄少天听见自己猛然加速的心跳。

他忍不住把被自己捏的皱巴巴的信纸打开,仔仔细细又读了一遍。看着那人难得絮絮叨叨地写“烟钱又被老板娘扣掉两百”“蓝溪阁的BOSS分我几个呗”以及“你喜欢的雪糕到货了,给你放冰箱里,过时不候啊”,就好像又听见叶修贴着他耳边吐气,气流温热地扫着耳朵,伴着笑,酥酥麻麻地痒。

“少天。”


不过叶修偶尔突发的情话也不总是让黄少天心跳加速。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也不知道叶修哪根神经烧了,贴着他的耳朵说了句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啊少天,黄少天瞬间出戏,笑得差点滚到地上去。无语了片刻的叶修一把拎他回来,也不调情了,做完前戏就直接提枪上阵怒龙穿心。

——哦对了,刚才那句听起来十分耳熟的“年轻人,真青涩啊”,似乎就是在这里说过的吧。


那个时候黄少天抱着叶修,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喜欢他,非常喜欢他。

不过也仅仅就是喜欢罢了。


两人关系结束时,同样没有任何说明。

那几年还是叶秋的叶修带领着嘉世,年年都走下坡路。不知道是不是为此忙得焦头烂额,和黄少天的联系也渐渐少了,到了后来干脆就是没有。再见面的时候是蓝雨夺冠,叶修给他庆祝,两人像好朋友那样吃了顿饭,聊了会儿天,别的什么都没提就回各自战队里去了。再然后叶修退役,黄少天半夜跑去帮他下本,郑重地说你一定要回来,彻彻底底以八年好友的身份。

这个结局挺神奇的。黄少天觉得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谁都没把这份感情完全当真。

就比如他问过叶修为什么看上自己,叶修叼着烟笑着说因为你有趣。

有趣算是个什么定义?知道叶修的背景后黄少天才算想明白,就是很傻很天真。你让叶修和喻文州谈恋爱,斗智斗勇不把人累死。而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叶修很放松,毕竟他们只斗嘴,不斗心。他从来不和黄少天谈论过分深入的话题,他们只谈恋爱不谈正事。

而后来的黄少天,不再那么有趣了。你没法要求一个人永远保持十七八岁的单纯心思,何况那时黄少天与其说心思单纯,还不如说是懒得猜。

单纯谈恋爱的恋爱能维持多久?三年,是黄少天的答卷,已经足够长了。足够让游戏结束,足够让戏剧落幕;足够让黄少天摆脱水草的纠缠,独自一人游上岸来。


如今的黄少天,挺满意自己的生活现状。

积分榜上名列前茅的蓝雨已经站稳了在季后赛中的一席之地,比赛强度开始放松,省去了面临大敌全神贯注投入时消耗的精力,黄少天赛外的小日子顿时开始悠闲起来。基础训练完成后,拉着队友要么pk要么(单方面)唠家常,兴致来了干脆跑到街对面的甜品店,说几句好听的让老板娘打个折。

平静湖面上唯一的小波澜就是此次全明星周末,也算得上忙里偷闲的再偷闲,悠闲日子锦上添花的一笔。而黄少天再见叶修,斗嘴很自然,打闹很自然,过往也可以用来开玩笑。属于老朋友的见面模式,让气氛和谐又融洽。

没有什么可期待,也没有什么可懊悔。他落到地面上来,一步一步往前走,觉得脚踏实地的感觉很不错。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切都好,只缺烦恼”。


方明华的初恋故事终于讲完了。黄少天配合地用力鼓掌,鼓着鼓着突然想起,其实刚才的国王游戏中有一个需要他和叶修共同完成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那时方锐刚说完就有人打碎啤酒瓶,乱七八糟混乱一团,连惩罚都给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过去了。

四号和七号接吻一分钟。

四号是叶修,七号是黄少天。

叶修知道七号是黄少天,黄少天也知道四号是叶修。因为他无意中看见叶修拿出四号纸条,扔到了沙发底下。

黄少天随即发现,或许叶修还当真欠他一个吻。他们交往的三年里,从来没有接过一次吻。



热度(400)

© 次生演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