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生演替

更新超慢的
关注要慎重

[叶黄]不眠旅行(三)

卡到现在……_(:з」∠)_

感觉写了不少废话,脑子清醒了再改改……

爆了点字数……




荣耀联盟虽然比不上高端领域中的波诡云谲,但作为社会大染缸的组成部分之一,染缸特质依旧是标准配置。在这块小天地里浸淫快十年,黄少天从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毛头小子成长为如今豪门战队的支柱,一身或棱角或厚钝不被美工刀雕磨几下都说不过去。他盯着被自己打劫了一半的汽水瓶,在大脑里把叶修的话翻了几转儿,发现自己居然听懂了。

“居然听懂了”的另一种表述是,如果是曾经的黄少天,听不懂。

这种感觉就好像他初中时做数学题,第一次遇见时抓耳挠腮苦思冥想,听了讲评也愣是弄不明白;渐渐年龄增长到了初三,一脚踏入总复习阶段,他再看到类似题目时,发现自己竟然会做了。当初不开窍的地方豁然开朗,明晃晃的光亮或许来自反复磨洗出的经验,也或许来自随着年龄增长容量扩增的大脑。总而言之,它们都来自时间。

时间会告诉你接下来的步骤,不需要绞尽脑汁,它是顺理成章的。

于是黄少天很机智地把叶修的橘子汽水拿过来一口气吸空了,咂咂嘴,说:“哎叶修你知道吗,我妈可反对我在外面吃烧烤啊口味重的垃圾食品什么的了,因为她说只要把调料刷厚一点材料变质没有根本看不出来!很有道理啊!我以前和队长在街边吃烧烤,卧槽那简直就是吃了一嘴的酱油味精辣椒盐!怪不得有拿死老鼠肉充当牛肉羊肉的啊啧啧……”

叶修笑了一下,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黄少天被走过去的老板怒目而视了:“说什么啊别吓跑我客人,我的材料绝对都是好的!新鲜的!质检证书在这呢!”

黄少天连忙道歉:“哎我不是说您不好意思啊老板!您这肉挺不错的啊只是我这朋友技术太烂烤糊了……”

 

这顿夜宵吃得差强人意,老板的材料都是良心材料,即使烤焦了抹点特制酱料也别有一番滋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即使修炼了不少年,叶修也没能顺利地把黄少天以箩筐计的垃圾话当下酒菜一并吃下去,凌晨两三点寂静的小摊位上就这么持久地回荡着黄少天的说话声,他还很懂得续航,加了一瓶汽水喝一会儿说一会儿,居然没有露出较为明显的停顿。

黄少天说,叶修听。在很久之前两人还是朋友的时候,彼此的交往就是这么个模式;不是朋友的时候,也还是这个模式;现在重新又回到原点,模式也一套一套不带变的。

他们走回黑暗里,灯光消失,云层散开,月亮的光影朦朦胧胧地照在两人身上。黄少天说累了,一刻不停的嘴巴终于短暂地闭了起来,跟在他身边安静地走着,以至于空旷的街道上一时间只剩下两人不急不缓的脚步声。这样说到没话的沉默是令人尴尬的,毕竟他们已经不是挨在一起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能秀恩爱的情侣,黑暗的隐秘和沉寂容易让旧事重提,谁都不能免俗。

黄少天还是耐不住寂寞——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打破了沉默:“居然都四点了,估计现在回去在大堂睡一会儿就能和队长他们会合了……”

叶修没接话,黄少天顿了顿,又接着说:“话说回来,再等等的话,是不是能看到日出啊?老叶你有兴趣没我一直觉得看日出特别洋气酷炫吊啊毕竟总是起不来,上次去天安门三点半看升旗我直接睡到八点赶过去只看见五星红旗照我心啊,现在这么天时地利人和的,要不再等等?”

“等什么等,现在是冬天,日出哪那么早。”叶修说,“你想在这干坐几小时?先说好,我可恕不奉陪啊。”

“有点人性啊你!”黄少天怒目而视。

叶修想了想,其实这应该不是黄少天第一次向他提出看日出的建议。十七八岁的小男孩诚然没有同龄妹子们的风花雪月,但罗曼蒂克肯定还是心向往之的。他记得那时候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估计得是楚云秀给的——看了部电影,结局是主人公一起看日出,在冲破天地的光辉下接吻,高端洋气得不得了。

那时候的黄少天就是怀着这么一个心思,没想到被叶修拆穿了。脸皮还特别薄的小剑客顿时涨红了脸,心愿不得偿远远比不上心思被看破的羞恼,摔给叶修一句不看拉倒就风风火火回荣耀抢boss去了。于是当天下午叶修就听到嘉王朝有人哭诉,我靠哪里冒出来个话那么多的剑客一下午的boss全都断送在他手上!

后来还是又亲又哄地才把对方摆平。

当然,这个时候的黄少天铁定不会还抱着那种想法。

也许只是一时兴起……毕竟他提过不止一次,空想着而未能实现,怎么都是个遗憾。

叶修和黄少天在路口等了老半天才等来一辆的士,叶修让黄少天先上了车,对着被一块玻璃隔断的对方挥挥手,吐出一口烟想,其实有时候遗憾又何尝不完美呢。

 

和黄少天的夜游充其量不过是比赛繁忙期中的一次小插曲,稍微透口气的机会,全明星周末结束第二天飞机一到H市,叶修就把这件事忘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二十一轮比赛还拦在前头,此时心猿意马也未免太对不起陈大老板天天督促他们早睡早起认真训练晚上还跑过来帮人盖被子的良苦用心。

第十八轮,兴欣对呼啸,一支心气很高的队伍,兴欣打出了一个漂亮的10比0。比分延续了他们之前疯狂抢分的节奏,尽管对手都不是豪门战队,但呼啸、烟雨、虚空,那也不是能随意拿捏的软脚虾,兴欣在这几轮上的拿分优势,甚至赶上了名居首位的轮回。

直到十九轮,兴欣最透明的弱点被第一次攻破。

安文逸的小手冰凉是兴欣的短板,这一点众所周知,在各大报刊乃至电竞之家都有做过相关报道。按常理来说,一个时时刻刻都在拉战队后腿的角色,其价值还不如曾经在微草坐冷板凳的乔一帆,毕竟人家虽说无功但也无过,而安文逸在兴欣中所起的影响,那就不是一星半点的过了。

然而无论是对内的战术安排,还是对外给记者的答复,叶修都没有流露出任何要替换治疗的意思。

对一支战队来说,拥有技术风骚的高端人才固然重要,但最终能左右一支队伍的命运的还得是战队和成员的关系。把他和韩文清凑一块打团队赛,技术上或许是不错了,可一场下来怎么磨合都是敌对感满满,谁看谁都是歪鼻子斜眼,领着这样一盘散沙的队伍说要拿冠军,那才是笑话。

叶修曾经就被强行塞进这样一个笑话中去,胜利是个挂在嘴边光荣的口号,剥掉口号什么都没剩下。在外人看来,他们用最强大的战斗力和打下三连冠的团队织成了一张庞大无比的网,所向披靡的节奏不言而喻,却不曾想到材料虽好接口却不牢,鱼已在网中,网倒自己先破了。

单从这一点上来说,叶修必须得承认,他是羡慕过蓝雨的。一个下限早甩到十万八千里开外的老家伙成为了这支战队的首任队长,退役后的继任者及队员里,极富特色者也是层出不穷。像手残喻文州,话痨黄少天,总是提不起干劲的郑轩,只有关键时刻发挥大作用的宋晓,就是这样一支布满瑕疵的队伍,却能跻身豪门之辈,甚至夺得冠军。

蓝雨给了选手包容和信任,缺点无法被纠正,那就搭档、配合、扬长避短,怎么有效怎么来,为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的荣耀。

 

报道出来没多久,黄少天找到了叶修:“加油啊,你们那牧师还需要磨炼呢。”

黄少天正经的时候总是言简意赅,反而让叶修忍俊不禁,敲字回复他:“怎么,你觉得逆大众潮流比较酷炫吊,所以勉强来给我们鼓个劲?”

“滚滚滚滚滚没个正经的,我这明明是真心诚意的祝福好不好,你回来了联盟绝对血雨腥风啊多有趣想想老韩苦大仇深的表情我就特别兴奋,所以你必须得好好打磨一下那牧师,拉扯孩子你不是很擅长嘛不比大眼差啊,加油加油我信你哦叶修奶爸大大!”

“对老韩都能兴奋,啧啧,你口味越来越重了。”

“我呸!你能不能抓下重点!”

“你的话有重点?”叶修回复,“还有啊,什么我回来了血雨腥风,我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不然打比赛的是谁,鬼啊。”

“季后赛都没进的话,这个回来能算数?”

“你信我说话算数?”

对话窗难得安静了片刻才滴滴响起来,即使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叶修也几乎能够想象得出,黄少天是怎样用极其认真的态度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这句话。

“仅限荣耀的话,信的。”

 

……我以前说话不算数过吗?叶修想。

他就在这时,突然想起一件被自己忘却了好多年的事。

 

初识黄少天的时候,叶修正处于年轻气盛的巅峰,和陶轩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就开始四处寻求解决问题的出口。在他看来,嘉世迫切需要一个懂得见缝插针——无论是赛场还是日常——能够凭借热情洋溢的性格四处周旋、将外在坚实实际上风雨飘摇的嘉世紧密连接在一起的人,而有技术又有性格的黄少天,虽然话是多了点,却恰巧是个很不错的人选。

可惜魏琛把黄少天当成传家宝一样看得严严实实,想挖蓝雨的墙角,光明正大肯定失败,所以叶修并没有主动以叶秋身份联系对方,而是找战队拿了个野号,旁侧敲击地向魏琛询问了黄少天的习惯上线时间,摸清楚对方在线时最爱干的事,然后开始蹲点。

黄少天这样闹腾的性格,自然不会是安安静静练级刷副本的人。只要他在线,野图BOSS也不是同时刷两个,他就一定会往野图BOSS刷新的地方跑。有时是混在蓝溪阁的精英团里,有时材料不需求,他干脆就一个人千军万马吾往矣地奔赴战场,上蹿下跳地搅混水。叶修很轻松地在野图BOSS刷新点找到了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小剑客刚把BOSS成功地送进蓝溪阁的队伍,蹦来蹦去地可欢快了,叶修笑了笑,战矛扬起,很没道德地一个龙牙就冲对方扎去。

“我靠靠靠靠你谁啊居然搞偷袭有没有天理我靠你还来真的我招你惹你了!看剑剑剑剑!嘿露出破绽了吧看我的三段斩!银光落刃!逆风刺!杀杀杀杀杀有种你别躲啊我靠怎么回事啊怎么刺中的哇都流血了好痛!哎还蛮厉害的嘛要不我们去打个竞技场……”

黄少天的思维活动一点不漏地体现在了他的垃圾话里,叶修觉得有些好笑,结束语和开场白有一毛钱的逻辑关系吗?没有,黄少天说话不需要逻辑。他只管自己说的开心说的畅快,所以才能完成从敌对到认可的迅速转变,就在一句话……一段话里,十秒钟的时间。这样的情绪是很纯粹的,完完整整的喜怒哀乐,纯粹到叶修的最后一记圆舞棍竟然有些犹疑。

黄少天没有错过他的犹疑,却没有抓住这个空档,而是一招三段斩急退,游戏里随即响起他的声音,明亮又快活:“有仇改天我们约竞技场呗,我突然发现你出现的时机特别对啊,活动那枚徽章我老早就想要了可是一直找不到妹子做任务,你有没有兴趣有没有啊?要不我们一起去吧?”

忘了说,叶修随便拿的账号是个妹子。

活动?

叶修停了攻击,打开荣耀官网,果然在首页上看到了活动宣传栏。内容很简单,只需要完成一系列任务就有80%几率获得一枚橙色品质的徽章,属性优异却远在一般橙装之上,几乎可以达到战队自制银装的水平。这样一件装备不会不吸引人,爆出概率高,任务看上去也并不难,唯一让不少人望而却步的是引出这个活动的节日。

2月14日,情人节。

荣耀对这次活动要求很苛刻,必须是一男一女,任务完成后彼此的名字会刻在对方的徽章上,同时在各自人物档案中做上记录,以后的情人节任务就不能再和别人一起完成。这还是第一届情人节活动,就已经让许多人没了参与的兴致。虽然要绑定也不算太强人所难,可官方这明摆着就是对光棍们赤裸裸的歧视啊!完成任务的第一步是什么?第一步是,你得要有个对象,并且,你对象还得是个妹子。

怪不得这次活动声势不大,叶修还是到现在才知道有这么个活动。一来没抢怪环节大伙聚不到一块儿,二来这仇恨值拉得太成功,声势不大还算好,没人组队骂官方就不错了。

黄少天的邀约显然让他从一般人中跳脱了出来:管你们恋爱不恋爱有对象没对象呢,我要的就是装备,只是装备,有装备干什么都好说,即使是……即使是随手拉上一个偷袭过自己的妹子。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这个随手也包含了黄少天的认可在里面,毕竟对方的操作他看在眼里,妹子有这样的操作,那可真是不简单了。

叶修觉得挺有趣,敲下一行字:“为什么?这么随便,不怕以后做不了任务?”

“哎会吗会吗很随便吗?”黄少天似乎在电脑前抓了抓头发,“我就是想要那个徽章而已……要不我加你一下,以后做任务还是一起好了?呃,如果你没有男朋友的话……啊啊不过我可不是心怀歹念什么的,就是想要那个徽章罢了!真的!”

叶修忍不住笑了。

“行啊,”女战法头顶上冒出文字泡,“以后一起做。”

“真的?”

“嗯。”

“太好了!”黄少天很高兴,“走吧走吧走吧!”

 

情人节任务并不复杂,相对起以前的活动任务,更倾向于考操作技巧。叶修当然不成问题,蓝雨主将预备军也是手到擒来。两人以碾压低级副本的速度完成了情人节任务,最后获得了一个礼盒和一朵玫瑰花,玫瑰花使用后会让角色摆出亲吻的动作,时间把握得好的话,甚至能凑成情侣接吻的姿势;礼盒里自然就是奖励了,80%的几率还开不出来,那只能说手太黑。

玫瑰花对两人没有用处,叶修把花扔了,准备点礼盒,结果就见对面的剑客突然弯了弯腰,眼睛闭上,做出了一个亲吻的姿势。

“啊啊啊啊对不起我手滑了!”黄少天的声音有点羞涩又有点尴尬,“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

要真是女孩子的话,绝对以为自己被调戏了吧,叶修无奈。黄少天性格倒是爽朗,就是太毛躁,活脱脱一个青涩幼稚的少年形象。

叶修开了礼盒,把徽章换上,调动视角去看黄少天。才羞涩完没多久的小剑客突然哀嚎起来:“靠靠靠靠居然抽到了20%的几率有没有这样的啊——”

叶修强忍着笑意打下一句:“……是什么?”

“墨镜。”黄少天说着,让夜雨声烦把墨镜戴上,声音有点郁闷,“干嘛啊,保护眼睛不被闪瞎吗……”

叶修快要笑昏过去了。

 

戴着墨镜的夜雨声烦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元气十足的模样,对叶修说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去空积林看看吧,这几天活动那里有情人树,在树下面用玫瑰花有BUFF加成,肯定情侣特多,拿到道具不用用怎么行——

叶修问他,戴着墨镜,屏幕黑吗?

夜雨声烦左转右转,然后黄少天说,呃,不黑。

“既然玫瑰花都有BUFF,你说我戴个墨镜过去会不会对视野范围内的人有DEBUFF附加啊……”

此时的空积林在下雪,整个树林被涂抹成一片白,多少有几分美工偷懒的嫌疑。这几天的空积林中最显眼的就是正中央那棵情人树,树冠庞大无比,往四周伸展开,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银光。黄少天操作着夜雨声烦(with墨镜)往树下跑,三三两两互相亲吻的情侣出现在视野里。

夜雨声烦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将视线调回了叶修的方向。

“一点用处也没有!你说它没DEBUFF起码真给个屏蔽功能啊!”

在一大波垃圾话袭来之前叶修阻止了他,“随便去走走?”顿了顿,又冒出一个文字泡,“随便去杀几个人?”

“……哈?”黄少天迟疑,“算了吧多大仇啊,毕竟也是情人节吧让他们秀恩爱好了,反正我看见有大公会的人在,他们的BOSS我照抢不误!就算有对象又怎样能打断我抢BOSS的节奏嘛哈哈哈哈!不过走走倒是可以,反正现在也没BOSS消息嘛,就当观光一下好了,不过要去个没闪光弹的!”

叶修笑了,操纵女战法引他往旁边的小道上走,漫天大雪纷纷扬扬,落在两人的发上肩上,居然有了几分浪漫的意味。黄少天一路上絮絮叨叨,告诉叶修他是G市人,G市的冬天不下雪,也不知道雪是个什么样,居然只能从游戏里找感觉。叶修在屏幕外笑,同时也让女战法发出了微笑的表情;黄少天像是受到鼓舞一样说得更起劲了,说G市说自己说蓝雨,少年明亮的声音在雪地森林中传得很远。

叶修打消了挖墙脚的念头。黄少天这样的人,的确更适合蓝雨。他太明亮太纯粹,不适合留在嘉世这样的地方。

 

不过,不会是这件事。

那个约定叶修的确没有再履行,但后来成为正式选手的黄少天也失去了回游戏里做任务的机会,何况他还并不知道那个女战法是叶修。这件事的提及没有任何意义,叶修只不过是从他堆满各种杂物的记忆里找到了它,然后回想起来,仅此而已。

 

叶修盯着电脑屏幕发了会儿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qq上重新点开了黄少天的对话窗口。这个曾经习惯成自然的动作死灰复燃,叶修也没有太过在意,他必须承认,回忆留下了痕迹,抹不掉消不去,只要坦然面对就好,毕竟被回忆困住的人才会在意回忆。遗憾的是,这世界上其实还存在一种人,心如明镜深谙此理,告诉自己他不在意,然后自我感觉良好,自诩坦坦荡荡万般皆抛,却是深陷其中惘然不知。


热度(200)

© 次生演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