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生演替

更新超慢的
关注要慎重

[叶黄]不眠旅行(十)

深夜悄悄更个新,just一个……文化水平堪忧的复健(ry
想了想我开这坑的时候是高三,然后现在我马上就要大三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坑,先这样吧∑(゚Д゚)
目前黄少已经想清楚了该干嘛,老叶还在迷茫中,下一章预计会转甜……







几周后常规赛结束,兴欣顺利跻身八强,进入季后赛。陈果本想办个庆功宴庆祝庆祝,被叶修干脆回绝,只好找酒店订了一桌菜让大家吃顿好的。没吃多久叶修和关榕飞就双双离席,让陈果忍不住埋怨了几句。苏沐橙笑着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果果你习惯就好,他们一直这样,接下来几天才有得忙呢。”

联盟很快发布了接下来的安排。比赛将在八天休整期后正式开始,由百花主场对轮回拉开序幕,与此同时兴欣也将迎来他们在季后赛的第一个对手,蓝雨。

本着职业选手的职业素养,这个十分造化弄人的安排并不是叶修目前需要操心的事。兴欣的80级伪银装终于要派上用场,他们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去适应新装备,以及制定出针对蓝雨的一系列战术。兴欣对外进入了全封闭式训练,只留一个陈果周旋着不知疲惫上门拜访的常先。

直到休整期第四天晚上,叶修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

苏沐橙拿着手机进门时表情十分微妙,叶修不知道那到底应该形容为“喜闻乐见”还是“前排围观”。有些无语地遣走苏沐橙,他才对着手机喂了一声,那边的黄少天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你们有什么秘密武器啊?”黄少天开门见山。

“……”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叶修到底没这么问出口,想了想老老实实回答,“80级的银装。”

黄少天如他所想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知道黄少天不会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说不定他根本就不会信。毕竟他问这个问题只是认为叶修的避而不谈能给他更多垃圾话的纠缠余地而已。

意图被看破,黄少天也不再纠结此事,只说了一句:“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趣啊!”

“深夜扰人清梦啊剑圣大大,”叶修说,“找我有事?先说好,特殊时期不陪练啊。”

“这才八点什么时候就成深夜了!老年人作息吗你??哎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今天训练着训练着突然想到我当初不是没跟你打几年你就退役了吗,现在想想又要和斗神大大正面刚简直有些小激动啊……所以就打了。”

“哦,就是想到马上要被吊打了紧张是吧。”说完叶修又补上一句,“必挂的考试还是别激动了。”

“要点脸好吗!”黄少天愤怒,“滚滚滚你特么说谁必挂呢,到时候削得你哭都哭不出来啊!”

“行行行随你削,片成刀削面都没问题。”

“就你那脸皮还刀削面呢,刀枪不入的。”

“怎么会,我捏着还是挺软的啊。你没捏过?”

“捏你妹,谁想跟你探讨脸软不软的问题了,何况虚胖脸能不软吗!”

“那你想谈什么?”打火机啪嗒一声,叶修点了一支烟,“谈人生还是谈感情?”

黄少天突然嚎了一嗓子:“我去怎么下雨了!刚才还好好的……”背景果然传来了逐渐响起来的雨声,叶修难以判断他是否在转移话题,“咦好像有什么声音老叶你听见没,哦你肯定听不见,等一下我去看看啊……卧槽楼下有只猫!”

叶修猜到他想做什么:“下雨就别出门了,说不定人家命比你硬。”

回答他的是淅淅沥沥的雨声和逐渐跑远的脚步声。

黄少天挺喜欢小动物,尤其喜欢猫。其实按照性格叶修一直以为他会更喜欢狗,但黄少天非说猫样子可爱,而且这种既感情深厚又感情淡薄的性格也挺好,被叶修掐着脸颊说了一句有什么好的,还是养你省心。

有一年黄少天一个人暗搓搓跑到H市,叶修事先并不知情,还在会议室里和陶轩因为一点小事吵得不可开交。黄少天的飞机晚点,到机场时已是半夜,打叶修电话又没人接,只好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嘉世楼下。保安是个新来的不认识他,愣是不让人进,黄少天不得不等在楼下祈祷心灵感应奇迹发生。

没有什么心灵感应,叶修吵累了,摔了门出会议室。摸了摸口袋发现一包烟早就抽没了,这才在下楼去找便利店的时候,看见了蹲在路灯下逗猫的黄少天。

黄少天在挠猫脖子,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些什么,猫舒服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直往他小腿上蹭,又时不时地抖抖耳朵,仿佛真的在听他说话。路灯将黄少天整个人都包裹起来,连发梢指尖都泛着温柔的橙色。

朦朦胧胧的灯光,几乎要蜷成一团的黄少天,一只半大的三花猫。

叶修没问他怎么来了,站在原地叫了一声少天。因为和陶轩的争执,他的情绪还没有转移到黄少天来了这件事上来,但黄少天显然很惊喜:“叶秋你终于出来啦!我次奥怎么回事不接电话的你这要是今晚都没出来我这得跟这家伙一起露宿街头了……哎你快过来它都不怕人的!”

“大半夜你不冷哥还冷呢,先去找个宾馆啊。”

话是这么说,叶修也没拒绝,走到黄少天身旁蹲了下来。三花猫被挠得就差没在地上打滚,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黄少天在旁边哈哈哈地笑,偶尔看他一眼,又重新将视线移回猫咪身上。

叶修正看着猫,手却突然被抓住了,往猫头顶上方挪了挪。抬头一看,对方挺认真,又有些试探地问他:“摸摸?”

猫抬头喵呜一声。

猫的眼睛很清亮,黄少天的眼睛也很清亮。

叶修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抽出手来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

“……???卧槽叶秋你知道男人的头是不能随便摸的吗??”黄少天大叫,仿佛也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行了行了烦人,走吧我好饿我想吃泡面……”

 

黄少天回来了,他说野猫敌意太强没法往楼里引,只好在外面放了个闲置的大纸箱,往里面放了点猫粮。他对于叶修没有挂掉电话的行为似乎有些意外。

叶修说这样就够了野猫哪里是需要那么多人为呵护的,何况你再呵护你们蓝雨门口开春得生七八窝了。

两人又没话找话地聊了些别的,黄少天的话痨程度和之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差没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喋喋不休好一会儿,也不知是没喘过气还是口渴,黄少天终于做了片刻停顿,然后极快地说了一句,比赛加油啊。

和平日里职业选手间客套的相互鼓励相比,这句话似乎更应该被解读为“欢迎回来”。

叶修心里有一丝触动,但语气如旧:”我加油那你可就要遭殃了啊剑圣大大。”

“我当然也得加油。”

“嗯,你也加油。”

“我等着吊打你都等了好几年啦!谁让你跑网游里风生水起去了。”黄少天的语气又欢脱起来,“唉,想想常规赛也鞭了尸,但还是没过足瘾啊。”

“不用这么残忍吧!”叶修说,“手下留情啊。”

“不和你贫,等会儿还有训练我得先挂了。专门针对你这尊大神的,够给面子吧?好了拜拜拜拜,总之比赛加油吧!”

这回倒是真客套了。

叶修笑着说了句好,静静听了一会儿忙音。

这之后黄少天没有再打来。叶修继续投身于繁忙的训练之中,偶尔抽空看了几篇关于蓝雨备战的报道,果然都是些官方路子,便又把杂志塞回了陈果的报刊架里。

 

 

蓝雨在季后赛之初的失利是许多人意想不到的,有言辞犀利的记者更在赛后以“惨败”来形容。客场以人头分劣势惜败,主场接连失掉擂台赛和团队赛,哪怕对手是叶修,人们也丝毫没有想到,蓝雨会如此毫无转圜余地地离开赛场。

失落的蓝雨粉丝在比赛结束后迅速散去,而在场馆之外,无数记者已经备好纸笔,打算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口诛笔伐。对于蓝雨这样一支豪门强队,竟然在季后赛第一轮就被本赛季的新队斩于马下,他们有太多话想说,也有太多话能说。

蓝雨选手的神情中多多少少带着失落,但总体反应还算平静。他们赢过也输过,无论结果如何,往后的拼搏都不会停歇。

冠军,明年再来吧!

喻文州笑着说了恭喜,他没有打算把太多时间耗费在失败上。卢瀚文当年第一次出赛失利时还哭了鼻子,此时也安安静静地站在喻文州身后,眼中依然带着显而易见的失落,只是远比从前多了一分坚定。

至于黄少天,他看上去表情挺平和。经历了太多起起落落,他鲜少再去回味这些已经走过的失败,毕竟未来还有下一个冠军在等着。

叶修想了想,似乎有一段时间没见黄少天了。

他们上一次见面还是第二十六轮常规赛,细细回忆起来琐碎片段依旧历历在目。包括黄少天操作着夜雨声烦气势汹汹地鞭他的尸,在比赛结束后忐忑不安又郑重其事地握他的手,以及那个想起来都如梦似幻得叫人老脸发烫的夜晚——哦,黄少天还摔了一个跟头。

没有什么变化。就仿佛这场让蓝雨的夏天来得格外早的比赛结束后,黄少天乃至蓝雨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这一年的冠军之路到此为止,那就明年再来,这句话的确苦涩,却也充满希望。

“夺冠吧。”黄少天伸出手,表情很认真。

叶修没有多想什么,他知道这是一个来自于多年对手的祝福和认可。黄少天一直渴望在赛场上重新见到他,也始终渴望打败他,这种渴望和个人情感无关。他依然记得第四赛季蓝雨在季后赛惜败嘉世,黄少天垂头丧气又精神抖擞地——很难解释为什么两种对立的情绪会同时出现在他身上——找到他,眼睛亮亮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神采,锤了他胸口一下说,叶秋,要赢啊!

 

的确是没有什么变化。

叶修握住了黄少天的手。他完全感受到了对方那种真诚的、充满了亦敌亦友的情感的祝福,并且庄重接纳;其中是否有些部分超出理性范畴不得而知,他也没有去想。

握手结束,喻文州和他们道了别,带领蓝雨一行人离开了场馆。这年的夏休期来得格外快,他们无法参加之后的比赛,但后续的事情也并不少——召开记者会,应对各种来自门外汉的质问,以及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平复那些不像第一次失利那样强烈、但总归会产生的失落和挫败,然后准备踏上新的征程。

兴欣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在上一轮比赛中获胜的霸图,隔日便要离开G市。眼看陈果又是一副对庆功宴跃跃欲试的样子,叶修连忙拦了下来,“老板娘你省省吧,有什么宴席等到拿冠军再说。上次来G市他们不是没吃够吗,你让他们自己转转得了。”

这么说着,叶修先一步自己跑了。

过去他对G市的熟悉程度仅次于H市。哪里有家百年糖水店,哪里的豆花做的最嫩最好吃,哪里的肠粉黄少天朝思暮想,当然也包括哪家酒店性价比最高、哪家网吧设施环境最好。对H市的熟稔胜在他住了十多年,其实周边大街小巷跑得并不频繁;而当初每一次来G市,叶修却是尽量调动起一身懒骨头,陪着黄少天走到腰酸腿软。

黄少天是地道G市人,对隐秘美食店的分布了如指掌,翻着花样地领着叶修过马路钻小巷。叶修对这些并不关心,像拉着个上蹿下跳的小朋友一样安安静静拉着黄少天的手,偶尔插上一两句垃圾话,然后听黄少天讲他儿时最常去的早茶店就在街道尽头、或是对街巷子口曾是他常常玩耍的地方。

那时他对这个黄少天生活了数十年的城市十分陌生,但沿着对方儿时足迹去贴近那段他尚未出现的生活又格外令人满足。

而现在叶修发现他还记得的,只有绕着蓝雨俱乐部打转儿的那条路。

时值六月,天气早已转暖,是个适合饭后散步的好时候。但叶修完全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其实他并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独自跑出来,老实说这个决策非常不符合他的性格,犹豫,拖沓,还挺荒诞。尤其是沿着体育馆一路走到蓝雨俱乐部对面的时候。

叶修打心眼里不愿承认这种行为按正常心理解释是为了制造某种偶遇。他抽着烟视线四处乱飘,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黄少天在电话中描述过的大箱子,招摇地放在蓝雨正门口,竟然也没被保安扔掉。

猫不在,黄少天也不在。叶修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转身往回走。

没走几步,他在不远处的路灯下看见了黄少天。

六月的天空此时还微微亮着,路灯没有开,黄少天蹲在灯下逗猫,身边不时走过二三路人。猫是只黑猫,绕着路灯打了个转,好半天才不情不愿地去舔黄少天手里的猫粮,吃完了懒懒地喵一声,用耳朵蹭了蹭黄少天的掌心。黄少天戳了一下猫的额头,表情义愤填膺的,似乎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话。

起风了,黄少天歪了歪头,扬起的发梢边缘被夕阳染上一层朦胧的暖金。

他尝试把这样的黄少天和记忆里重叠,但与无数相似的轮廓同时出现的是无数细微到乍一看可以忽略不计的差别,就好像左手和右手的影子。

叶修的停顿没有持续多久,黄少天很快发现了他。他站起来,眼睛一亮——倒仿佛是个从记忆里复刻的表情——老叶你怎么来了!

话一出口,连黄少天自己都有些尴尬。好在他反应迅速地给出了台阶:“你们在附近吃饭啊?也不告诉我一声,保证随叫随到的好吧!斗神大大的饭我可是坚决要蹭绝不含糊。”

叶修啊了一声。手指里夹着的烟快要燃尽了,他还没抽过几口。

“知道你要蹭我连咸菜盘子都给舔干净了,随便蹭啊算我的。”

“滚滚滚滚滚!恶心死人不嫌事大。”

叶修笑了,低头看了看猫:“这是之前那只?和你熟得还挺快。”

黄少天有些得意:“那当然!我从小动物缘就超好的好吧,什么猫猫狗狗的都特别黏我!这只啊也就是之前下雨戒心重,其实没几天就熟了。一天亮就跑没影儿,晚上倒是都会乖乖回来讨吃的。我明天要走啦怕喂不着它,特意回来找了好几条街,结果就在咱们俱乐部门口,还是舍不得我吧嘿嘿。”

尽管话说到最后越听越奇怪,叶修还是习惯性地嘲讽了一句:“白得一个饲养员包吃包住,是我我也跑再远都回来。”

“就你?谁乐意养啊!”黄少天满脸嫌弃地摸了一把黑猫的耳朵,“倒贴我都不要——哦不过要是陪练陪pk还帮蓝溪阁抢boss的话还是可以考虑的,考虑给你弄个XXXXXL的纸箱,陪它在蓝雨当门神吧!”

“让我当门神,”叶修说,“那你们蓝雨门口岂不是要水泄不通了?”

“要点脸!别整天晃着一张虚胖脸吓走我们粉丝才是真的。”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不喜欢总有人喜欢啊,少天。”

“我呸……叶修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到我都束手无策了!这还有只猫看着呢,它的猫生会受到多大冲击你想过没有!哎算了你付点猫粮费吧我给它加加餐安抚一下它受伤的心灵……”

“听你说话才受到冲击吧。对了……你是不是还没吃饭?”

黄少天摸了摸肚子:“队长他们走得挺早,食堂干脆就没开。为了喂这祖宗我光顾着到处找它了……老叶给救济不?特别好养活吃什么都行!”

“吃泡面吗?”叶修点燃一支烟,下意识问了这么一句。

黄少天不露痕迹地愣了一下,接着极快回答道:“吃啊!”

老实说,叶修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回答。

他本以为黄少天同他的心理是一样的——既想找回记忆里似曾相识的影子——又不愿轻易触碰那些可能重叠的细节。他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问出这句话,但似乎黄少天比他想象中坦荡得多。没有拐弯抹角地绕开话题,也没有用任何形式的垃圾话反击化解。

他知道自己在用尽量轻松毫无遮掩的语气消融那些他以为的尴尬和冷却,但也许对黄少天来说根本不是这样。

只是一碗泡面而已,想吃什么时候都能吃,无论这碗泡面当前存在的情景是否会勾起无数过往。毕竟那些过往,已经被他们心照不宣地放下了。

叶修应了声好,心情有些复杂。不如说,在看了那些截图之后,他就没再从这种复杂中走出来过。

那一瞬间叶修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念头,但哪一个都没抓住。

他实在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时候说过那些话。可能是某个昏昏欲睡的午后,也可能是某个阴雨绵绵的早晨。他靠着阳台栏杆或倚着卧室门对苏沐橙大发感慨,完全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不远处的黄少天。或许那时他还因为黄少天片刻后的到来惊得差点把烟头戳到脸上,但现在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因为黄少天没有一点异样。

此后他们度过的几年,黄少天没有一点异样。

叶修一直以为在这段感情里他们是各取所需,那时处于间歇性迷茫的自己迫切需要黄少天的快活和热情,而黄少天也多多少少通过他一步步成长起来。同时他们双方都很满意这段交往过程,别的不说,两人好歹处得挺开心,没有别人常说的什么恋爱需要磨合需要忍让,一切都很自然。

后来他对于他们的感情抱着一种“谈着挺好,不谈也没有不好”的态度,他知道黄少天也是如此——这倒可以肯定并非个人臆想。只是一张账号卡,几张截图,其中的巨大信息量砰地爆炸,也许有的事实根本就不是他认为的那样。

叶修突然开始思索他和黄少天,曾经,现在,未来,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七年前他在西湖边的垂柳下吻了黄少天,但第一句喜欢是黄少天说出来的;恋情进展到最热烈的时候叶修对黄少天动手动脚就是不进入正轨,直到某个晚上黄少天光着双腿脸涨得通红,噔噔噔跑进他房间说要一起睡。时间再往后推移,他在全明星赛结束后重新和黄少天搭上了话,等来了对方一个五味杂陈的吻。

他好像早已习惯了撩拨黄少天,再等着对方把窗户纸戳破。

而一旦黄少天无作为,剧情就不再会有任何发展的可能。

他撩了黄少天,放开了黄少天。又撩了黄少天,拒绝了黄少天。于是黄少天放手了。

其实也就是这么简单的关系。

 

黄少天说要先回蓝雨收拾东西,收拾完了再和叶修一起去买泡面。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回走,黄少天走得很快,几度隐没在三三两两的人群里,叶修也没有跟上。他鲜少从这个角度这个距离看黄少天——一个仅在几步之遥的,似乎还是个少年模样的背影。

回忆稀稀落落,该说不该说的话都已经写进对白。他们大可以选择一个接下来不再有彼此的人生,并且过得很好。

唯一的后遗症大概是,既然选择让黄少天这样一个人进入你的人生,再忘记就太难。

 

黄少天突然停下了脚步。

“对了啊老叶,”他转身说,“我打算之后跟着你看比赛了。”

“这事儿我也跟队长说了,反正接下来没什么事,能看你摔个跟头也挺好的不是……下一场是不是对霸图?哈哈哈那和老韩对上肯定有戏看,张佳乐也在吧,我瓜子汽水都准备好了。哎不过今天才祝福过你,你还是得好好加油别让我失望啊!”

叶修愣了片刻才应了声好。

“行啊……回去跟老板娘说一声,给你整个vip坐坐,近距离欣赏哥的所向披靡。”

“我次奥你还要不要脸!明明是近距离欣赏你的没脸没皮和怎么被打哭好吗!要是有什么下注的我马上拿全部家当压霸图!”

“不是吧这么拼,那你下半辈子怎么办,我做个善事养你?”

一切对白都相当自然。蓝雨的标志已经出现在了视野里,这样的氛围不用持续太久,等黄少天收完行李吃完泡面,这个莫名其妙的赛后会见就可以终结……

“好啊好啊。”黄少天迅速接话,“说真的老叶,我刚才还没说完呢,要是每次单独买机票跟着那也太麻烦了,还有那些宾馆什么的,不如一起定了方便。所以你们兴欣,带不带随队人员啊?”

“……啊?”

心脏大师毫无防备地被戳了个僵直。

……怎么办?叶修有些不知所措了。






热度(199)

© 次生演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