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生演替

更新超慢的
关注要慎重

[叶黄]不眠旅行(五)补完

当时没一一回复就是因为。。其实后半截画风不一样啊(……

_(:з」∠)_爆了这章的字数,下次有空来修……



叶修和黄少天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被这妹子戳了个僵直,所幸时间较短,没有暴露痕迹。说到底这也不能怪他们,这就好比,你可以对任何一对分手后的情侣说你们关系真好,这是对人家和睦相处心胸宽广的夸赞;但你绝对不能扯着嗓子跟一对已分手的情侣嚎,卧槽你们可真像情侣!这一下在心理上的攻击效果,可就远不是物理僵直所能及的了。

陆雯是说者无心,嚎完之后除了更加残暴地剥削底层人民黄少天的板栗,划船的节奏都不带变的。可黄少天和叶修这边就不同了——好吧,黄少天怎么样他是不知道,但叶修笑呵呵敷衍了陆雯两句再低下头看微博评论的时候,突然发现就在这他自以为可以忽略不计的恍神间,他竟然已经被人刷爆了。

而且刷爆他的人中还有个名字叫喻文州。

叶修哑然了,顿了一下,他干脆退掉微博,把手机还给黄少天。

黄少天不知道是还沉浸在剥板栗剥得风生水起的愉悦中还是怎么的,也没看他,只随口答了一句我没空你先捧着吧记得要恭恭敬敬啊要是掉下水了我跟你没完!

陆雯全然不知她这一句话起到了多大的镇静剂效果,黄少天天生是个活络气氛的,嘴自然不会闲着,却微妙地在一贯能发散出十万八千里的地方收了嘴;叶修从上船开始就没说太多话,这会儿放下手机,也开始剥栗子,一边剥一边无视来自黄少天的“叶修来PKPKPKPKPK啊看谁剥得多!”

于是就这样,陆雯在可以说得上安静(相对正常情况而言)的气氛中,哼哧哼哧把船划到了湖中央。她站起来满意地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壮举,然后转过身,对还在跟栗子壳奋斗的两人说,来拍张照吧!

黄少天愣了一下,立马想要奋起反抗,无奈船上空间太小,他再反抗也不能反抗到水里去,最终只能无奈地跟陆雯合了影;叶修倒是挺配合,跟妹子拍照的时候,还稍微把一双无精打采的眼睛睁大了些,挺直了腰——尽管咔嚓一声响完之后就把自个儿打回了原形。

然后在陆雯的坚持下,叶修和黄少天也照了一张。黄少天对着镜头比中指,陆雯稍微抬了一下镜头就把他给无视了;叶修耷拉着眼皮叼着烟,区别待遇那叫一个明显,拍完之后黄少天直接就给他掐上去了。

 

游完湖恰巧在十二点左右,和下一个目的地衔接得刚刚好。那是黄少天原本计划中的一个小店,门面不大,小吃和招牌菜却都很有特色,所以尽管两人以前但凡去西湖都会去到那里,叶修也没把它从名单上剔除下来。

黄少天喜欢甜食,第一次去的时候就对小店里的粉团一见钟情,直接把准男友叶修撂在了一边。甜食小吃点了一大堆,叶修说你晚上还吃不吃饭啊,黄少天不理他,结果晚上就撑得胃疼,叶修只好帮他揉肚子,一边揉一边鄙视,知道什么叫不听男友言吃亏在眼前了吗?

不过说到底,那时候黄少天刚成年,还没能完全脱离小孩这个范畴,管不住嘴也正常;第二次去是一年后,两人坐在小店的最角落,黄少天很克制地只点了几盘,趁叶修不注意就立马叉起一个粉团,塞了他满嘴。

那时两人前方不远处坐了一对年轻的小情侣,女孩子声音挺嗲,和男朋友撒娇要他喂,两人你来我往特别地浓情蜜意;叶修好容易把粉团嚼完吞了,稍微探出身子凑到黄少天耳边说,哎,你也给哥撒个娇?

黄少天扑上去掐着他的脸往两边拉,撒你妹的娇!

叶修要死不活地喊,喂喂喂不撒娇就算了你别撒泼啊……

坚守男人本色的黄少天,到最后结账走人也没能遂了叶修的愿。不过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记忆里的黄少天总是吵吵闹闹却很灿烂,以至于此时本该令人感怀的故地重游,却让叶修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

沿着湖边走过一段路,就是叶修快三年没来的那个小店。三人挑了个靠门的位置,点了菜,吃了一顿相当丰盛的午饭。只可惜这家店的店主两年前换了人,除了特色菜还在,小吃基本都被删了个干净,让黄少天很是遗憾。

下午的行程也在西湖周围,逛了几个景点之后,陆雯首先表示走不动,两个宅男随即也不再掩饰,三人一起跑到柳树下坐着,歇了好一阵;再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快到五点。叶修想也不想就说,抱歉啊妹子,再走哥腰就真要断了,反正都逛了这么久,干脆回家吧。

黄少天无异议,陆雯也同意了,她本来就不是喜欢逛景点的人,大半天下来累得够呛,当即决定去排队打车回家。

打车的地方排着长龙,让三人再次深刻感受了一下什么叫做中国人口基数大。黄少天一看前面黑压压一片,立马就说明天要回家现在刚好去买纪念品,丢下两人自个儿跑了;叶修开始抽烟,陆雯四处张望,没了共同欺负对象,两人实在没什么话可说。

队伍移动得得很慢,陆雯等得太无聊,只好跟叶修挑起话头:“叶大哥你和少天认识多久啦?”

叶修想了想:“八九年吧?”

“这么久!”陆雯挺惊讶,“那你们很熟了?”

“就那样吧,我们不是一个战队,也算不上特别熟。”

“噢……”

无话的沉默有些尴尬,本着反正挺尴尬不如更尴尬的态度,加上相处了小半天,叶修干脆顺势问出了自己的猜测:“你是不是喜欢少天啊?”

“哈?”陆雯被他突然抛出的问题吓了一跳,回过神后就爽快了,“嗯,初恋嘛。”

叶修不禁觉得,这才是放下过去的典型啊!看看人家这语气,八卦自己的节奏都摆到台面上来了。

“我喜欢他的时候好像才十三岁吧,”陆雯皱皱眉毛,“也不知道我当时什么审美水平,他小胳膊小腿比我还瘦,我居然没有拿出一个女人的本性来鄙夷他!不过那几年都算是暗恋,十五岁的时候又搬走了,就这样一直拖到十八岁高中毕业会上我喝醉,才敢打电话跟他表白。”

叶修点燃一根烟,等着她把话说完。

“……结果他告诉我他已经有交往对象了。”

叶修不动声色地把差点戳到脸上的烟拿开:“然后?”

“你知道十八岁少女的心思……唉。”陆雯像是想起了什么蠢事一样,“我当时想,憋了整整五年啊容易吗我!就这样被人捷足先登了!所以我就咒他们吃方便面没调料包吃旺旺雪饼没有雪买来的套套都是破的!……呃。”

“没事没事,”叶修镇定,“能理解。要我我也这样。”

“但是后来搬回去,和少天重新见面,就想通了。”陆雯说,“他和对方交往的时候是很开心的,我从来没见过他说起一件荣耀之外的事会这么高兴,话痨程度都提升了几十个百分点。一开始我还挺难受,可是没办法啊,跟他这种人相处……唉唉,只要多说会儿话,想郁闷都郁闷不起来。”

“所以我想,其实像这样也不错。”陆雯笑了,“毕竟,和少天做朋友,真的是很开心的一件事。”

叶修听完也笑了:“嗯,的确是很开心的一件事。”

 

黄少天不愧是机会主义者,归队的时间掐得刚刚好,在后方人群热辣辣的视线里坦然冲到队伍最前方。陆雯和他们不是一个方向,一个人霸占了一辆车,和两人挥手告别,剩下顺路的叶修和黄少天,没能做出一人一辆这样有违社会公德心的恶事,只好凑合着坐到了一起。

一路无话。叶修一上车就开始抽烟,黄少天看着前方直打哈欠,如果不是烟味太重,他早就睡过去了。

叶修没来由地想起上一次独处,在Q市那个晚上,他跟黄少天说起主动抓住水草的可能,对方却回了他一大段关于烧烤的论调。听起来混乱无比,好在叶修早已习惯他的说话方式,依旧从大片垃圾话里挖出了那句“只要调料刷厚一点,材料变质没有根本尝不出来”。

对于曾经的黄少天来说,垃圾话是防具,不是武器。而现在呢,他的垃圾话几乎可与君莫笑的千机伞媲美,又当矛又当盾,不但能防守,还能直直刺到人心里去。

叶修不得不承认,或许对方那句看似答非所问的话,是有道理的。水草已经松开,材料也变了质,再过多纠缠下去,没有意思。更何况就像陆雯说的那样,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毕竟,他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有阴霾。

 

黄少天撞了椅背,终于从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叶修递给他一支烟:“醒个神?”

黄少天没多说什么,把烟接过去叼住,正想找叶修借火,却见他径自凑了过来,火星和烟头相触。

烟雾缭绕浮动,朦胧了叶修的半张脸,被睫毛盖住的眼神尤其显得模糊不清;气息很近,或许从来就没有这么近过,温温热热的,仿佛下一秒就能和他嘴唇相贴。

黄少天的大脑还在震惊卧槽我怎么可能会从小水洼里看出几分西湖的韵味,是这个水洼脸大得能容括西湖水还是怎么的,他的心脏已经被什么东西使劲拉扯了一下,硬是没赶上应有的那一拍。

烟燃了,叶修退回原位,却没有移开视线。他看了黄少天好一会儿,最后笑了。

 

“少天,”叶修难得用了还算温柔的语气,“其实喜欢过你,应该是除了玩荣耀之外,我最不后悔的一件事。”




热度(180)

© 次生演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