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生演替

更新超慢的
关注要慎重

[叶黄]不眠旅行(六)

……这次算是彻底地爆章节字数咯对于我这样有强迫症的……_(:з」∠)_

写到最后感觉其实就这样BE了也……还不错啊(……)

特别多的私设,勉强算是写了下黄少这边的想法……





 

黄少天没有在H市继续逗留,他飞往G市的班机就定在第二天早上,七点整。冬休期不长,三天分给H市的同学会,剩下的时间一半要上交父母展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还有一半就是提前回战队训练的调整期,一丝一毫都不能浪费。

“那么早干嘛?”叶修问他,“你想品尝机场的特价早餐啊?”

黄少天鄙视他:“你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吗,不知道七点前和十一点后的机票折扣最多啊?我的工资都要上交的好不好,哪像你全搭在烟钱上——哦,最多加个瓜子钱。”

“兴欣现在发展慢啊,要是有你们蓝雨一半待遇,我也偷偷存起来到退役就上交。”叶修说,“七点……我只尝试过七点才睡,还没试过七点就起。”

“所以?”

“所以我就不送你了。”

黄少天转头看他,叶修的半张脸都在陷在逆光的阴影里,表情懒懒散散的。这段对话离叶修的自我剖白过去了不到十分钟,现在看对方这一股子从浑身上下的毛孔里往外冒的无赖劲儿,黄少天简直怀疑之前那句话是荣耀为散人量身定做的新技能,专门用来迷惑敌人。

不过这个技能算是中了还是没中?

——谁知道呢。

“说得像什么一样,”黄少天的鄙视几乎快要溢出来了,“你以前送过我吗送过我吗送过我吗?啊?不要脸会折寿的知不知道啊叶修!”

叶修哈哈笑着:“你宾馆到了。”

话题转得天衣无缝,黄少天一时也不知道要接什么,只好点点头:“行,那我走啦。”

叶修没说话,只是冲他摆了摆手,然后就让计程车开走了。

 

隔天上午十一点,黄少天到达G市。他的行程他爸妈是早就知道的,大过年,黄少天老远就看见夫妻俩一人一条大红围巾站在接机人群里,特别灿烂醒目,加上他妈欣喜若狂到可以截图做QQ表情的脸,很有一种闪瞎眼的势头。

“矜持,矜持!”黄少天对他妈说,“你上次不是和喻队他妈妈吃过饭吗?看人家多气质。”

“你不是和你们喻队共事好多年了吗?”黄妈妈反驳,“看看人家的说话字数。”

黄少天:“……”

不是说亲娘都该欣赏儿子的一切缺点包容儿子的失言吗!黄少天悲愤。一转头看见他爸笑得前仰后合,笑着笑着鼻子被红围巾上的毛绒蹭到,于是暂停下来打了个喷嚏,打完接着笑,黄少天这感觉就不是悲愤,而是悲催了。

老黄笑了好久才喘口气,说:

“行啦!至少儿子没变手残。”

黄少天:“……”

他现在可算知道自己垃圾话的本事是从哪遗传来的了。

太过熟悉总是不好,陆雯好歹只认识了十多年,又是同龄人,和一把屎一把尿将自己养大、依仗着家长身份令他不敢造次的黄父黄母相比,战斗力那就不是一个水准。在爸妈面前黄少天顶多就是话痨,垃圾话根本不敢乱喷,以至于这回家的一路上,兴奋过度的他爸他妈直接把黄少天调戏成了周泽楷。

不过,高兴自然是高兴的。自从黄少天当了电竞选手,他们能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一个月一次算是频繁;再来就是为期不长还要分给战队一半的休假期,往往都是过年或国家集体放大假,三五天的时间,走亲访友周旋饭局就过去了。

黄少天一直觉得,生在这么一个家庭,应该是他的幸运。当时魏琛来访,他鼓起勇气说要去当电竞选手,二老一开始也挺犹豫,但不是犹豫打游戏这个听上去不太光鲜的职业,而是犹豫在他把青春热血都一股脑地投入这么一个虚拟世界之后,还能不能顺利地回到现实中来。两人几乎在房间讨论了一个通宵,第二天一大早把睡眼朦胧的黄少天从梦中扒出来,无视他欲哭无泪的脸,说,行,你去吧!

经过一晚的商议,黄少天的父母最后达成了共识。体验社会人生的方式有很多种,做电竞选手也是其中之一。与其选择干五六十年同样一个工作再退役的大众路线,还不如另辟蹊径,在他年轻人生的开端,进行一次轰轰烈烈的冒险。

黄少天觉得他爸他妈真是酷炫极了。即使是他这么一个年轻人——那时候还是个青葱水嫩的未成年人,一时竟然也有点跟不上他爸妈走在时代最前沿的思潮。他睡眼惺忪地看着两人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眼睛猛然瞪大,嘴唇抖了抖,迅速清醒过来的大脑里居然有了打退堂鼓的苗头。

这时候犹豫的反而变成了他自己:“你们……说真的啊?”

“男子汉不要磨磨唧唧!”他爸一巴掌拍下来,可怜当时黄少天瘦得有点弱不禁风的身子骨,被掌风震得狠狠颤抖了一下,“我和你妈已经决定了——”

他用的是决定,不是同意,“让你出去闯闯,也好。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事,总有我们在后头。”

真特么感动中国业界良心啊!黄少天差点被他爹一番话感动哭了,立即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表示,中午你们二老歇着吧歇着吧我来做饭!夫妻俩欣然同意,然后在中午黄少天烧坏电饭锅的时候,镇定地从冰箱里拿出昨天晚上的剩菜放进了微波炉。

父母是最坚强的后盾,这句话对黄少天而言,永远成立。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或许是蓝雨甚至全联盟的电竞选手中最顾家的一个。荣耀作为他的事业,理所当然地摆在生活重心的第一位;而家庭这一点,却能在他成为职业选手的许多年里,毫无例外地与荣耀并驾齐驱。

然后顺理成章的,他又想起了叶修,这个在家庭设定上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人。只不过当年叶修一直隐瞒得很好,在联盟混迹八年除了姓名和性别什么都是未知,而且这已知选项中还有一个是假的。包括和他交往三年的黄少天,也是直到第十赛季叶修打挑战赛,才和所有普通民众一样得知了他的真实姓名。

在此之前,叶修从来没和他谈过自己的家庭,这也不能怪他,毕竟那时他们除了恋爱什么都不谈。黄少天提起自己,也是某次和叶修谈蓝雨琐事的时候抱怨说,他妈前几天来探望他的时候是蹦蹦跳跳进训练室的,搞得郑轩宋晓那几个笑了他好久,说伯母真是特别可爱,不愧是和黄少有血缘关系的人。

叶修顺势问了他几句家里人,黄少天把当年进蓝雨的事简单一说,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发了个惊讶的表情:“你爸妈可真有趣啊。”

“哪里有趣了!”黄少天郁闷,“你能想象一个快五十岁的人一进门就扑过来跟你拥抱吗!”

叶修笑了:“确实不能。”

后来才知道,这句无心之言放到叶修面前,简直就是一种炫耀。

“你在蓝雨很好。”叶修某一次这么对他说,“有这样的父母,也很好。”

当时黄少天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所以只是挺得意地回了对方一句,那当然。

而现在再想起这句话,想起当年风雨飘摇的嘉世,想起离家在外十二年的叶修,他居然会觉得有点心酸。并且这心酸里,多多少少还夹杂着几分懊恼,懊恼自己当时为什么没能给他一个及时的拥抱。

遗憾的是,就算当时想到这一点,他也没办法用这个拥抱慰藉千里之外的人。将就一下抱电脑吗?黄少天想象了一下那情景,感觉自己特像一个谈恋爱谈傻了的神经病。

 

……多说无益。

 

一回到G市,黄少天的日程表就迅速满满当当了起来。冬休期恰好卡在过年的时候,走亲访友必不可少,黄家人口又多,七大姑八大姨挨个串门下来,这个短暂的假期就算完了。

上一次回家过大年还是两年前,二十二岁的黄少天顶着一张挺青葱的脸,被中年妇女们围起来盘问学业。话痨那都是家族遗传,黄少天硬是没能找到脱身的空当,所幸长得太嫩,没人问他另一方面的私事;而这一次就不同了,大概黄母在上一次团圆后做了解释,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看上去水嫩的小青年已经年方二十四,于是没人来问学业,统统变成了问姻缘。

“哟,阿天越来越帅了,找女朋友没呀?”

“二十四也不小啦,没有对象的话婶子给你介绍介绍?这个年纪也该考虑结婚了,你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我看二十六结婚就挺好。晚生晚育,国家指标,一看阿天就是明眼人。”

联盟都为之修改规则的男人,最终还是在这百花式打法的狂乱轰炸里败下阵来,直接被热心肠的姨母婶婶一波轰死,没能说出半个字。黄少天不得不缴械投降,赶着一位大妈把自己说缺氧的空当,找个借口溜出人堆,跑一边和小孩子玩去了。

黄少天几个堂哥表姐都已经成家,弟弟妹妹又是老来得子,年龄差不是一般大,导致家里小孩子特别多。所幸黄少天在人际交往上天生起跑线就比别人近,从三岁到八十岁一网打尽,混了没多久,就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扒着他脖子,十分豪迈地说,少天哥哥,长大以后我要跟你结婚!

黄少天噎了一下,那一圈七大姑八大姨回过头来,看着他们哈哈大笑。

“你撒个娇,看少天哥哥能不能答应等等你?”有人逗她。

小女孩立马看向黄少天,大眼睛水灵灵,要哭不哭的:“少天哥哥,跟我结婚嘛!”

众人再次大笑起来。

黄少天摸摸耳朵,他发现自己现在似乎有点听不得结婚这个词。

“我跟你说啊,”黄少天把小女孩拉过来,指了指对面椅子上挺着啤酒肚抽烟的大伯,偷偷说,“我比你大十七岁,等你长到我这么大的时候呢,我就变成那个样子啦。怎么样怎么样,还结不结啊?你要还是愿意,明天我们就订婚吧!”

小女孩惊恐地看了他一眼,哭了:“不、不结了!”

黄少天笑倒在沙发旁。

 

说起来,其实黄少天的异性缘挺不错的,虽然几乎仅限于十二以下和三十五以上。

大概是长得阳光有朝气,脸又有点偏童颜,加之本身就跟个小孩子一样特能闹腾,黄少天一直很讨小孩喜欢。以前他和喻文州在外面吃饭,隔壁桌坐了个小男孩,从头到尾盯着他看,黄少天的视线一对过去,他就咯咯直笑。

幼童以及师奶杀手啊,徐景熙经常这么感叹。听了这话黄少天冷酷地说,你多少也算个奶,也给我杀一杀?

徐景熙大惊失色,黄少,不要放弃治疗啊!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在孩子堆里混得如鱼得水的黄少天,偶尔也会遇到对手。叶修退役那会儿他有一次去兴欣,刚好遇到陈果的一个小侄女被送来照看一段时间。同样是七八岁的小丫头,黏叶修黏得不得了,对黄少天也算喜欢,但全然比不了对叶修的狂热劲儿。

对此黄少天的解释是,你看看你那虚胖脸和肚子上的肉,一是捏着舒服二是有安全感,人家能不喜欢吗,呵呵!

叶修一边享受着小姑娘剥来的瓜子,一边慢悠悠地说,你就嫉妒吧。

黄少天恨恨说,嫉妒个屁,要是摆三年前我还勉强嫉妒一下,现在谁跟你扯这些。

叶修愣了一下,墨黑的眼睛盯了他一会儿,才慢慢说道,你貌似理解错嫉妒对象了,少天。

黄少天噎住。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小女孩都有长大嫁人的幻想,陈果的小侄女,当年也没能逃脱这一环。对象自然是叶修,黄少天简直不知道这妹子是眼睛长歪还是天生审美水平异于常人,看不上他就算了,包荣兴罗辑安文逸乔一帆,怎么说也是长得不错的年轻人,哪里比不上这个二十七岁的大叔了?

不过,小丫头就是如此固执己见。她抱着叶修的胳膊奶声奶气地说,叶叔叔,我要嫁给你!

得,你还知道是叔叔啊。

黄少天特别不乐意,凑上去跟小姑娘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干嘛嫁给他啊,我呢我呢我呢,我没他帅吗这不可能的吧,哎你倒是说说看上他哪儿啊?他有什么好的啊又懒又宅还整天抽烟!

——对啊,你倒是说说,看上他哪儿啊?

有那么一秒,黄少天竟然被自己给问懵了。

……他觉得自己可真是个人才。

小姑娘的回答打断了他的思考,她看着黄少天,很肯定地说,少天哥哥很帅啊,但我还是要嫁给叶叔叔!然后转了转眼珠,小小声但同样坚定地说,那少天哥哥嫁给我吧!

……

黄少天特别郁闷地想,他和叶修的档次,怎么好像一瞬间就给拉开了呢?

这件事发生之后,黄少天对自己的形象设定以及在小孩子中莫名的人气一度产生过怀疑。所幸这段回忆还算不上太深刻,比赛在即,黄少天在繁忙的训练里摸爬滚打了几天,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而现在,遇到本质相似的事,又是全然不同的心境。

黄少天自然不会在乎小孩子童言无忌,何况那小女孩也没说嫁娶,一句结婚概括完了。而就是这一句话,却是真真正正让他头疼起来。

午饭时间,小孩子们被各自家长召回去,黄少天坐在成年人那一桌,再一次成了饭桌上的焦点对象。话题重新被提起,饭局成了鸿门宴,四面八方打来的都是有关于恋爱结婚的重磅炸弹,此时的黄少天,就算能开出格斗系的钢筋铁骨,也是无济于事。

毕竟,哪怕他的父母再是开明,也总有一天会把这个问题郑重其事地拿到台面上来。

中年妇女的热情很多都是无意义的,黄少天到最后干脆不再听,难得一个人闷声吃饭。唯一从左耳进右耳没出的话来自于坐在他左手边的母亲大人,黄夫人很少见地露出了正经的姿态,拍拍他的手背说,我们倒不是要强迫你做什么,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有些事情是该早点考虑了。

黄少天嚼青菜:“哦……我考虑考虑。”

“不过,你也别听他们的。”他妈接着说,“谈恋爱和结婚哪能相提并论啊,结婚,那就真是一辈子的事了。恋爱可以作为经验和铺垫,可是光靠恋爱的激情就想一辈子——你看看现在有多少人抱着这种想法的,不都离婚了。”

黄少天醍醐灌顶,肃然起敬,他妈可真是个哲学家。

“妈你说得真好!”黄少天举起鲜橙多跟她干杯,“来来来我们不醉不归!”

“神经病!”他妈说。

 

饭局结束,下午两三点到家。黄少天平常很少回来一趟,粉丝送来的东西一半给了战队一半快递到家里,他的房间早已杂乱不堪。回家这段时间刚好有空,黄夫人一声令下,勒令黄少天收拾房间。

收拾房间,需要的东西留下,不要的东西扔掉。只不过人往往具备一种天性,哪怕这件东西再没用,只要不是破烂到极点的垃圾,都狠不下这个心。黄少天以前也是如此,不过这回他妈说房间东西多也会让人心里东西多,叫他一定要做一次彻底的大清理,没用的千万不能留。

只不过就是,有用没用的界限,貌似不太好分啊。

黄少天翻出了蓝雨建队初期的队服,当时魏琛说能穿就行整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干啥,直接上淘宝批发了一堆来图定制,蓝底白字十分简朴;还有一些老照片,大部分都是训练营时期的,他那时还是黄毛小子一个,鼻尖上长着青春痘,走哪都被队友笑。

这些都是精神价值大于物质的东西,要说用处,还真没什么用。不过黄少天想了想,到底没把它们扔掉,找出个大箱子,贴上蓝雨的标签,整整齐齐放了进去。

还有张照片,比较新,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时拍的,黄少天在蓝雨自己的卧室里贴了一张,给他家里也邮了一张。照片上是他们全体队员,喻文州高举奖杯站在最前头,黄少天站在他身边,每个人脸上都是灿烂无比的笑容。照片上的奖杯金灿灿的,即使被岁月磨蚀了不少颜色,也依然能从上面辨认出两个镂刻的花体字样。

荣耀。

第六赛季,属于蓝雨的荣耀。

鲜花和掌声都成了记忆里最灰白的部分,让黄少天依旧记忆犹新的,是决赛前一天晚上。二十岁并不算是个太成熟的年纪,即使是比同龄人要成熟不少的黄少天,在第一次见到关底BOSS之前也很难保持冷静。那天他喝了一下午的水,喻文州开玩笑说你小心晚上尿床啊,黄少天特别冷静地说没关系,队长你不要告诉别人就好了。

喻文州对这个脑电波明显不对的回答有些无语,顿了半晌才问他,你很紧张吗?

黄少天点头,保持着十分端正的坐姿。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只是太在乎了,越在乎越紧张。不过没关系,我们都是一样的……谁不想要冠军呢?

话是这么说,哪里都没错,可黄少天还是没办法完全冷静下来。

就像喻文州说的那样,他们都把荣耀看得太重了。一二赛季的前辈或许会更擅长应对这样的场合,可是黄少天刚进联盟两年,第一次和他的队友一起打入决赛,他几乎无法想象与渴望已久的宝物失之交臂的场景。

于是那天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黄少天还是爬起来拨通了苏沐橙的电话,尽管这时他和叶修的关系几乎已经走到尽头。他听着手机里不知道是哪个韩剧的主题曲,想着该说些什么好话给半夜被吵醒的苏妹子,结果下一秒电话接通,叶修的声音通过电磁波,轻轻触碰了他的耳膜。

 

喂?

……叶秋?!怎么是你?

……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吐了口烟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深夜很寂静,听着对方的声音,黄少天不知怎么就慢慢冷静下来。原本准备好的台词一扫而空,他琢磨了好久,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叶修安静地等了一会儿,见他不说话,自顾自地开口了。

 

“想要冠军吗?”叶修的声音很沉稳,“想要,就去拿。”

 

黄少天呆了一会儿:“……我还以为你会说加油别紧张或者你可以的……之类的话呢。”

“哥是那么俗的人?”叶修笑了,声音轻轻柔柔的。

“睡吧。”

 

 

谁不想要冠军呢?

少年人的热情多多少少会被时光冲散,联盟里仍在战斗的很多人,比如叶修,比如韩文清,比如张佳乐,他们绝不会再像初入联盟的新人一样把获胜的渴望摆在每一个表情变换里,但也不会有人否认,即使张扬被收敛,渴望被隐藏,镌刻在联盟选手内心最深处的,依旧是荣耀。

血液不再沸腾,但依旧滚烫。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黄少天开始慢慢地从回忆里梳理起他和叶修的过往,一个开头和结尾都很奇怪的故事。他喜欢在QQ上不停歇地刷叶修的屏叫他来PK,喜欢和他说各种各样的琐事,喜欢拿着蓝溪阁抢BOSS的战绩在叶修面前耀武扬威。就像十五岁时把所有热情一股脑投入荣耀一样,在和叶修交往之后,他把这些少年人的热情、和荣耀有关或无关的一切,都完完整整交给了对方。

尽管那时候的黄少天,甚至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喜欢一个人的喜欢。

那么,怎样才算是喜欢呢?

报纸上说,喜欢这种感情来自于多巴胺的分泌,它让人疯狂,让人沉迷,让人无可救药地陷入爱情;但两三年后分泌降低,爱情冷却,所有激情回归原点。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在一开始,黄少天觉得他和叶修的交往十分正常——无论是时限还是状态,都太符合科学逻辑了。

可他现在又觉得,或许事实并非如此。

就好比你喜欢一道甜品,一天三顿加宵夜从不遗落,其结果是吃坏了肚子。尽管在受此苦果后你或许依旧喜欢它,但绝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肆无忌惮,你会开始考虑,这样的喜欢是不是有价值的。毕竟,甜点远不及正餐,如果成为让身体受罪的源头,更加是罪大恶极。

换句话说,你对于它的喜欢,还没有多到让你奋不顾身的程度。总有些你更喜欢或不是那么喜欢的东西,会比它更加重要。

 

黄少天想通了,在和叶修分手近三年之后。

他知道这一切源自于什么,叶修那句临别赠言般的话,居然不是个技能,而是强行加在他身上的DEBUFF,并且持续时间不明。

现在他看着这张合照,看着二十岁的站在高台上的自己,突然发觉这是他们分手这么久之后,他第一次想念叶修。


热度(187)

© 次生演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