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生演替

更新超慢的
关注要慎重

[叶黄]不眠旅行(十一)(半章)

预祝黄少生快/

深深唾弃一下我的坑品,然后跪下来感谢还记得这个坑的姑娘(。

老叶继续迷茫,就像我的文化水平一样……


十一

 

 

黄少天拖着旅行箱风风火火地来了。

这个剧情发展叶修其实是拒绝的。无奈黄少天凭借天赋技能迅速说服了陈果,拉拢了其它队员,而他自己为了维系两人表面上的友好和平关系又无法开口阻拦。叶修不得不接受对方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和他——他们兴欣形影不离这个事实。

兴欣上下忙着训练,叶修替他把旅行箱安置好就离开了房间,留黄少天自己收拾行李。再回来时房间已经有了焕然一新的意味——其实黄少天也没变动什么,床单被套和洗漱用品都是陈果新换的,他仅仅只往衣柜里挂进了几件常穿的T恤,在床下放了一双拖鞋一双球鞋。床上还有一个似乎是几年前出的夜雨声烦的抱枕。

但就这个架势看上去,黄少天倒像是搬进来了。

叶修依稀记得他们仍在一起时的某个午后,一样的艳阳天,黄少天叼着根冰棍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幻想未来。他说叶秋啊以后退役了我搬去你那儿住吧,吹着空调打荣耀再加个冰镇大西瓜想想都带劲儿,哎其实没有这些也没关系,至少你没法在我眼皮子底下抢boss啦哈哈哈……

当时他不置可否地回了一句退役不回家叔叔阿姨不得把你吊起来打,吐了个烟圈又一头扎进荣耀里,留黄少天一个人尖叫着说,我次奥冰棍水滴我裤子上了!

后来黄少天没再提过这件事,他也不知道对方是否还在心里念叨过这个不切实际的提议。他们继续享受着空中楼阁般的恋情,一直到叶修单方面默认分手,而黄少天也心灵相通地迅速领悟了他的意思。

叶修突然莫名其妙地开始想现在这境况往好了说算不算实现一半,再看黄少天,已经和方锐勾肩搭背地说话去了。

 

进入六月后的H市开始断断续续地下雨,或许正因如此叶修辗转反侧了好几个晚上。这几天他忙得不可开交,白天训练队员制定战术,晚上也睡得不好,念头总是飘忽来飘忽去,飘到隔壁房间住了脚。连续几晚后他终于忍不住大半夜爬起来上游戏加入混战,还被起床上厕所的陈果抓到一次,喷了个狗血淋头。

而黄少天如他所承诺的那样,兴欣训练的时候绝不多言,一个人乖乖待在房间玩手游,直到训练结束才抱着薯片卡擦卡擦晃悠一圈,大肆倾泻憋了好几个小时的垃圾话,和众人闹成一片。叶修担心的事情不但没有发生,两人甚至没怎么正眼看过对方——事实上他也没这个必要操心,光是一个魏琛就能和黄少天聊蓝雨史聊到兴欣下一轮训练开始。偶尔训练结束后黄少天会主动来看叶修复盘,但说话内容只围绕着蓝雨对上霸图时的战术思路,两人对着电脑屏幕用垃圾话讨论两个小时,然后黄少天回房睡觉。

唯一一次正面意义的目光交流是兴欣主场获胜的那天晚上,陈果以胜利都该有个小庆祝为由从酒店打包了一桌外卖,其中挟带了一盒炒秋葵,摆盘时恰巧就端端正正放在黄少天面前。叶修习惯性地将自己面前的东坡肉和炒秋葵换了个位置,正要动筷才想起什么一样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黄少天也在看他,然后低头夹了一筷子东坡肉。

叶修飞快地说:“多亏少天大大提供作战思路,我们才有了今天的胜利。”

“我次奥你够了吧!”黄少天差点把东坡肉甩他脸上,“从场馆到记者会拉我躺枪多少次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我这不是时刻惦记着你嘛。”叶修打了个哈哈,“吃菜吃菜啊。”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这么自我安慰,和前任吃饭一不小心犯了恋爱时的习惯,这顶多让人觉得尴尬癌都犯了而已。

好在这次眼神交流并没有实质性改变什么,他们之间继续保持着微妙的平衡,既不热络也不疏远,忙时各做各的闲了相互吐槽,虽然包子路过看见两人争夺苏沐橙的手机刷游戏纪录时由衷感叹的一句“你们感情真好”让叶修差点打跌。

这种和谐的关系一直持续到霸图主场的比赛前夕,作为随队人员的黄少天和兴欣一起飞往了Q市,然后被陈果在办理宾馆手续时分给了叶修。

叶修发出了无力的抗议,既然三个妹子可以开三人间他们也完全没这个必要两两住,再不济把黄少天分给老魏也行,反正他们爷俩总有说不完的话。

陈果白了他一眼:“让你们住好点还不乐意了,行了别废话快来领房卡,黄少都已经上楼了。”

“你知道吗叶修哥,”回房间前苏沐橙对叶修说,“我小时候曾经和飞过来的乒乓球擦肩而过,当时还庆幸呢,结果第二天在同一个位置被乒乓球砸中了后脑勺。”

末了又补充道:“这就叫命中注定。”

叶修说:“你这是通风报信的眼神啊。”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果果才不知道呢,是黄少说怕魏队休息不好让他去和一帆住的。”

叶修看着她轻快离去的背影,一时无言。

 

回房间时黄少天已经洗漱完毕穿着睡衣在床上玩手机了。

如果叶修和黄少天没有分手,这其实是个非常温情的画面。他们曾经一起度过很多个这样的夜晚,黄少天洗了澡总是不吹头发,特意留到他回来之后如同一只金毛一般扑上来用力甩他一身水,然后被叶修拖进浴室一洗就是几个小时。偶尔他没这个兴致,擦干身上的水给黄少天吹头发,也不知道是动作过于轻柔还是黄少天太累,等到头发吹干,对方往往已经倚在他胸口睡着了。

碍着两人的特殊关系,他们开房的次数比黄少天暂住嘉世的次数多得多。黄少天没在叶修的房间留下过什么痕迹,倒是对嘉世附近的宾馆了如指掌。他们多数时候享受着快餐式的短暂温情,这或许恰好让黄少天脑子里形成了那些关于未来的模糊概念,比如住在一起,吹空调打荣耀做饭时互相下毒夜深了进行某些低俗活动。

不过那时叶修相当理智,没考虑过什么以后;黄少天考虑过,但不太执着。

叶修关上门时心情有些沉重。

黄少天见他回来倒是十分自然地打了个招呼,指了一下拖鞋和衣架的位置便接着投入到手机里。他依旧没有吹头发,头上搭着一块毛巾,发梢还在断断续续地往下滴水。

叶修心里涌上一种不可名状的焦躁,说不清是因为连日来训练的疲倦还是别的什么。他进浴室洗了澡,出来时黄少天仍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看手机,双手飞快打着字。他有些无法忍受这样的沉默,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貌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群里有人说话?”

“有啊。”黄少天笑得就差在床上打滚,把手机递给他,“嘲讽张佳乐呢!”

叶修接过手机,现在群里说话的人并不多,屏幕上黄少天的发言还没被刷过去。

 

夜雨声烦:张佳乐你好歹努力一下争取个五连亚吧!这绝对比老叶的三连冠有纪念意义多了!

百花缭乱:???卧槽你在哪呢,出来我们打一架!

百花缭乱:副队查房了,匿了。

涛落沙明:贵队的纪律真好啊……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蛋张佳乐你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查房哈哈哈哈你是小学生吗!

 

安静了片刻后,屏幕上接连跳出几条消息。

 

石不转:黄少天,你刚才发的微博配图,窗户外面和苏沐橙发的自拍背景很像。

石不转:你们在一起?你在Q市?

百花缭乱:谢谢副队!这回我真睡了。黄少天你等着吧。

石不转:我睡了。

 

叶修眼皮一跳,下意识回了一串省略号。

 

夜雨声烦:……

林暗草惊:一个省略号,这不是黄少的风格啊。不会真和苏妹子一起吧?

 

安静的选手群一瞬间像被投了一枚深水炸弹,不知道谁先说了句卧槽前排围观,一时间冒泡刷屏无数。职业选手的反应和手速在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叶修甚至来不及懊恼自己手滑坏了事。最终打破队形的是来自寒烟柔的一条消息:

“别瞎想了,我们都在Q市,黄少和叶修一个房间。”

鸾辂音尘反应迅速地跳出来刷了一排yoooooooooo。

叶修啪地关上手机。

黄少天有点疑惑:“怎么了?”

“没什么,他去睡了。”叶修说,“你这句我都说过了,也不心疼一下乐乐,四亚多不容易啊。”

“你这眼神有诈啊!”黄少天满脸怀疑,“你对我手机动啥手脚了啊老叶,干嘛不会是想盗取我们蓝雨机密……”说着作势就要来抢。

叶修把手机扔到自己床上,拦住他的手臂。为了避免发生苏沐橙看的偶像剧中主角们发生争执时一不小心你压了我我亲了你的情况,他有必要扼杀一切引起两人大打出手的可能。目前最好的回避方式似乎是转移对方的注意力,于是顿了一会儿叶修鬼使神差地开口道:“我帮你吹头发?”

……不对啊这剧情发展。

 

叶修拿着吹风机吹得心不在焉。

黄少天对他的话有些惊讶,但也没对这种大跃进式的亲近做出什么剧烈反应。兴欣来Q市来得早,离正式比赛还有一天,他并不担心这会影响叶修睡觉,一边拿着遥控器一个劲儿换台一边安心享受叶修的服务,时不时还会冒出几句“我次奥老叶吹风机离我太近了吧啊烫烫烫烫烫!”“哎这边还在滴水挪一挪挪一挪!”

叶修哭笑不得:“黄大爷,你都享受免费服务了就不用这么挑刺儿了吧?”话是这么说,他还是依随黄少天的抱怨换了动作。

“免费服务怎么了,免费服务就不用保质保量了吗!得了你,我也不吃白食,你吹完我给你吹干好了吧?”

“那我可消受不起。”

叶修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群里开玩笑群嘲是常事,不说以前若干职业选手都被起哄过,就是他和黄少天谈恋爱期间露出端倪被好事者发现半开玩笑地说了几句,也远没有刚才那样做贼心虚般的紧张。

他不知不觉在脑海里回顾了很多事,过去那三年像走马灯似的飞速闪过,虚虚实实如梦似幻。最有真实感的反倒是从全明星周末结束当晚开始,他套路黄少天出去吃了顿烧烤,在忽明忽暗的灯火掩映中观察青年的每一个表情;后来他陷入和黄少天陆雯的修罗场,在散场时真心实意说了一句爱过;再来就是常规赛最后一次对蓝雨结束,黄少天约他到小树林谈心,留下一个怎么看都象征着“game over”的吻。

那个晚上他是真心觉得他俩彻底掰了,四分五裂支离破碎那种掰。

但接下来的发展出人意料,至少他在向黄少天抛出一番假大空之后绝对没有做过和对方还有可能在同一个房间睡觉的噩梦。

更不会像现在,仿佛在重温三年里某个甜蜜非常的镜头,黄少天咋咋呼呼地坐在他身前打PSP,他仔仔细细地捻着头发湿漉漉的部分耐心吹干。黄少天嫌他轻手轻脚地跟对待姑娘似的,被叶修举着吹风机劈头盖脸轰了一脸风。

这种重温唯一的意义就是不断提醒叶修他们已经分手很久了。

“老叶?”

黄少天冷不丁叫住了他。叶修回过神来关掉电吹风的开关,低下头才发现对方的脖子微微发红,想来是烫了几下,也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直到现在才提醒他。

电视里在播着某某台的地方新闻,哪里进入雨季闹了会儿洪水哪里又发生了邻里斗殴警方不断调节,叶修意识到对方似乎也在走神——为什么?无所谓……他想着要不要先抛开那些念头为技术欠佳导致的意外失误道个歉,想来想去最后下意识地用指腹按了按那一小块皮肤。

黄少天稍稍侧身躲开了他的手指,仰起头看了他一眼。两人的距离很近,从这个角度叶修可以清楚地看见黄少天的眼睛,明亮但平静。这种平静让他没来由地心底一沉。

下一刻黄少天突然抓住了他,就着两人一前一后的姿势,双手扳着他的脖子往下一拽,几秒后又很快松开。

 

嘴唇相贴的瞬间叶修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天拉着黄少天促膝长谈社会现实人情冷暖的自己,在对方眼中一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热度(179)

© 次生演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