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生演替

更新超慢的
关注要慎重

[叶黄]不眠旅行(十二)(补完)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

一支出身于挑战赛的队伍,最终击败连续两冠的王者轮回,成为本赛季的冠军得主,这足够称得上荣耀联盟的一大奇迹。

随着一叶之秋的倒下,LED屏上闪现出巨大的荣耀二字。叶修走出比赛席,在四面八方的灯光下眯起眼睛对观众席招手,兴欣的队员紧接着一拥而上,把他团团围住。更不用说狂喜的兴欣粉丝,疯狂的欢呼几乎快把场馆淹没。

职业选手所在的vip间一片沸腾,有人唏嘘也有人惊叹,谁都没想到叶修竟然真的带着一支草根战队坐上了冠军宝座。还有人已经查到了叶修最后六点五秒的巅峰手速,张佳乐立即跳出来疯狂吐槽叶修不是人,并建议大家在叶修出来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一起围殴,引起一片附和;但议论到最后,还是都化为了对叶修极限反杀的感叹和祝福。

黄少天跟着闹了几句,目光又重新回到台上。

其实他还没有见过在夺冠后光明正大站到灯光下的叶修。

在嘉世那几年他总是默默比赛默默离开,不和队友庆祝,也不亲自接受颁奖。黄少天只能抱着碰运气的心理找遍所有离开通道,有时候运气好逮住了,冲上去抱着他晃来晃去欢喜得像是自己拿了奖杯,激动完了再狠狠锤他一拳附上一句明年走着瞧;点背的时候找遍大半个场馆连烟圈都没见着,差点自己撞上记者枪口,而这时叶修才会慢悠悠地打来电话,约他在场馆附近的某某餐厅见。

现在他坐在VIP席,叶修站在台上,场景剧情大不相同。叶修的脸被摄像师清晰地投在LED屏上,他远远望着,觉得其实也还算上镜。

看人夺冠领奖的感觉其实挺不爽,但对象是叶修,黄少天的心情就微妙了起来。

十年,第四次总冠军,六点五秒绝杀。

这个场景挺震撼人心,足以载入史册。

一叶之秋倒下时黄少天没忍住,转头对喻文州压低声音叫道:“卧槽赢了!这货简直超神了啊!”片刻后只得到对方一句极其镇定的“确实”。他自觉激动过度,努力深呼吸,还是按捺不住快从嗓子眼里蹿出来的心脏。

冯主席上台颁奖的时候他反倒逐渐冷静下来,把被闪光灯闪得周身一片圣光的叶修反反复复审视了好几遍,心里突然被一种虚虚实实的情感充满了。

黄少天有些坐立不安。

“等会儿就是兴欣的庆功宴了。”喻文州突然开口道,“你不去?”

“……我次奥他们的庆功宴我去干什么!”黄少天吓了一跳。

“我以为叶修邀请了你。没有吗?”

“他干嘛邀请我啊非亲非故还是敌军……”

喻文州点头:“那回去吧?”

“呃……”黄少天抓了抓头发,“队长我们再坐会儿?”

兴欣的颁奖即将结束,周围的职业选手也开始逐渐散去,毕竟没有人乐意看着别人捧起他们渴望的奖杯。黄少天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毫无理由,只能硬着头皮道:“要不队长你先回去,我还有事,不急着走。”

喻文州静默片刻,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放宽心点少天,我也不是第一次当你的心理咨询顾问了。”

想了想又补充道:“感情咨询顾问也没问题。”

“……靠靠靠靠靠你果然什么都知道!”黄少天一愣,随后忍不住扼腕,“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第四赛季我和叶修交往?还是那几年夏休期我老跑H市……总不能是我帮他刷埋骨之地吧!还是常规赛季后赛啊!”

“猜测的话很早了。”喻文州十指交叉,“不过刚刚才证实。”

“……”

黄少天咳嗽了一声:“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我跟老叶早就分手了。”

他对喻文州十分信任,除了一些细节,和叶修在一起的始末基本完完整整地告诉了对方。喻文州的表情始终没什么变化,也没有中途打断,直到听完了黄少天的故事,他才开口道:“和叶修这种人在一起,很自虐吧?”

黄少天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顿了半天才可怜巴巴地叫了一声:“队长……”

喻文州笑了笑,识趣地转移了话题:“那这和你现在的行为有什么关系?”

“确实不是什么大事。”黄少天自我冷静好一会儿,“最近我有个计划,和老叶有关,不过不需要他参与。如果成功了当然很好……”

见对方迟迟没有下文,喻文州问道:“没成功呢?”

“没成功就算了。”

 

黄少天按照陈果给的地址到达KTV包厢时,兴欣的庆功宴已经基本结束了。

他们刚从酒店转移阵地一个多小时,吃饱喝足,点了两扎啤酒,一群人围着两支话筒抢得不可开交。黄少天推开沉重的包厢门,差点被包荣兴极具穿透力的青藏高原震回走廊,魏琛拿着两杯酒浑身酒气地迎上来,一把搂住他:“来来少天,今天是个好日子啊,陪老夫干了这杯!”

“喂喂魏老大你是喝了多少……”黄少天推搡不能,只好接过酒杯喝了一口,“好啦,恭喜冠军!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回沙发上坐会儿你看你这一身酒味儿卧槽你不会要吐吧!”

“没有没有,开心嘛。再说了我又不是叶修,哪那么容易……”魏琛呆了片刻,转头嚎了一嗓子,“包子呢!再来陪我喝一杯!”

“来了来了!”包荣兴直接拎来两瓶啤酒。

黄少天探头望了一眼包厢内部,唐柔和陈果在唱歌,乔一帆、罗辑、方锐、莫凡四人聚在一起玩骰子(虽然他并不确定莫凡是否仅在沉默围观),桌上两扎空瓶七倒八歪,显然一群人都喝了不少。只有苏沐橙安安静静坐在一旁喝果汁,而张望一圈下来,他并没有看见叶修的影子。

“哎,老叶人呢?”黄少天拽住正打算去厕所的方锐,“他不会已经喝趴去吐了吧?”

“他喝什么呀,光是闻都得醉!”方锐说,“我和老魏才灌了他两杯他就晕了,刚才说出去透气还没回来,估计买烟去了吧。”

方锐说得没错,黄少天坐到沙发上喝完一罐菠萝啤,叶修拿着包烟回来了。脚步不太稳,脸色也挺差,的确是喝了酒没完全醉、但离全面崩盘就差那么一步的程度。黄少天不知道这种状态下的叶修到底还有几分清醒意识,但或许是包厢里酒精浓度一路攀升,他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叶修在他身边坐下,无精打采地推来一个果盘:“来这么晚,没蹭的了,吃点沐橙剩的西瓜吧。”

“不吃不吃,我就是来恭喜你的。”黄少天说,“拿冠军了,争气!”

“是啊,看哥拿奖杯的时候想不想哭?”叶修自己叉了快西瓜放进嘴里,懒洋洋地说。

“滚滚滚!夏休期你等着,不把你打得屁滚尿流我不姓黄!”

“那你只能姓叶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叶修语气漫不经心的,眼睛一直看着电视屏幕。现在唱歌的是苏沐橙,唱了一首黄少天没听过的英文歌。她嗓子一直很好,声音舒缓,听起来十分动人。他顺着叶修视线看去,屏幕上放着MV,歌词随着音乐一一浮现。

 

While my heart is a shield and I won't letit down

While I am so afraid to fail so I won'teven try

Well how can I say I'm alive

 

黄少天看不懂,但还是由衷赞美了一句:“苏妹子唱歌很好听啊!”

“嗯。”叶修应道。

“老叶你不是吧,两杯就喝傻了?”黄少天推了他一把,想了想又鼓起勇气道,“出去透透气?这包厢里全是酒味儿我也受不了,刚好出去走走。”

叶修同意了。他站起来转身便走,黄少天立即快步跟上。两人沿着KTV走廊一路七拐八弯,黄少天絮絮叨叨说着话,从叶修夺冠说到野图boss,声音在四面八方震耳欲聋的BGM里不甚清晰。叶修全程走神,他在观察附近有没有服务人员,以便在没人的角落舒舒服服抽一支烟。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好像是全明星周末结束后他们重新搭上话的那个凌晨,又好像是记忆中两人大半夜一起闲逛的每一次。

叶修回过神来时发现黄少天手里拿着罐啤酒:“你拿酒出来干什么?”

“壮胆。”黄少天说。

“什么?”

“能有什么啊!”黄少天勾住他的肩膀,“我又不会把你在这里灌醉了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叶修点了支烟:“可是你拿着酒,让人很没安全感啊。”

“卧槽,我就是没注意顺手带出来了好吧!”黄少天无语,“你喝了几杯啊,看到酒跟看到韩文清似的。”

“哥看到老韩不这样,他不灌酒。”

“……都说了是壮胆!壮胆!”黄少天恼了。

叶修一下子不说话了。

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角落,附近没有包厢,也没有晃来晃去的工作人员。头顶灯光昏暗,在黄少天脸上投下一片浅浅的阴影。这个场景实在太过熟悉,叶修掐灭了烟,想着他或许该说些什么,比如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老板娘要是生气了狗血淋头都算太轻,但很快他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想走。

砰的一声,黄少天打开了易拉罐,一仰头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你还真壮胆啊?”叶修一愣。

他以为接下来黄少天会稀里哗啦一股脑地倒一通心事,附加一大段让人找不到重点的真情剖白。也或许是像他们赤诚相对的那个晚上,言简意赅得不像话,但执拗得像公牛卯足了劲儿,撒开蹄子怎么都拉不回来。

“呸,真难喝。”黄少天说。

叶修:“……”

两人沉默了片刻。

远处开始有工作人员往这里张望,黄少天回了个凶神恶煞的眼神,再扭过头来依然没有张口。他不说话,叶修也不主动,手指捻着兜里的香烟,却迟迟没有再次拿出来点燃。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来我房间,我在打电话?”黄少天突然说道,“和我妈。”

叶修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那大概是兴欣主场对阵霸图前不久,他去黄少天房间叫他吃饭,听见对方在打电话,通过时不时冒出的几句称呼可以判断通话对象。黄少天看见他来了,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他只听见对方低低地、快速地说了一句“是啊”,就和黄母告别并挂了电话。

“我和她说了几句最近的情况,不知道她怎么看出来的,问我是不是有对象了。”

“……然后你就说‘是啊’?”

“没有,我跟她说是以前的对象,但是现在分手了。”黄少天手指拨着易拉罐环,“然后她又问我,是不是打算追回来。”

——这时候叶修恰好进门,黄少天看见了他,于是下意识压低声音飞快答道:“是啊”。

“咳,其实这几个月的一些事都是我故意的。”黄少天见他不说话,接着说道,“和你说看开点也是,打电话也是,跟着兴欣看比赛也是。我知道你找到了那个继任账号的妹子看了我的邮件——不过先说好这可不是我安排的啊,我只是后来通过她知道了那是你偷偷接近我的小号而已。”

“还有苏妹子……她也知道一点。”

 

他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可能是从叶修那句不后悔开始,也可能是从那天感冒后做的梦。

黄少天笃定叶修是喜欢自己的,眼神表情动作,哪个方面都太明显了。但他没办法用喜欢这种理由说服对方和自己在一起。他知道叶修在担忧什么,也知道叶修从没考虑过和他的未来——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了。可以说这人熟稔于所有荣耀相关的事情,并可以为之建立起毫不动摇的目标和破除一切障碍的决心,但除此之外的地方,他没有这个把握。

所以那天叶修所说的一切他都很理解,社会冷暖人情世故,道理他都明白。

但他不愿意在一件事甚至还没有开始努力的时候,就提前默认它失败了。

十八岁的时候黄少天凭感觉行事,他喜欢和叶修在一起的感觉,所以他们谈了三年恋爱;在此基础上他和叶修同样洒脱,分手也没关系,谁没了谁日子都是一样的过。而现在黄少天做事依然大部分依靠感觉,但这种感觉来自于一种异常清晰的认知。

他喜欢叶修,并且想要和他有一个未来。他们可以分手,前提是他已经竭尽所能。

管他的呢,他搞不定,我自己来。那时他听着叶修描述完骨感现实,这么想。

 

叶修突然明白了黄少天那句“那就得抓紧机会了”是什么意思。

这个他一路看着从毛头小子长成的青年,可比自己清醒多了。

“噗。”叶修突然笑了,“那两不相欠是什么意思?”

“两不相欠?”黄少天咳了一声,“就是重新开始啊。”

叶修笑得更厉害了。

“怎么样啊老叶,”黄少天说,“被我套路成功没?”

“可以的,跟文州学坏了。”

“队长才不教这些好吗!你敢说以前不是这么撩我的?”

“怪我吗?不是吧,哥跟你完全是两个等级。”

“呸,就算天差地别还不是被我撩得不要不要的!”

“是啊。”叶修这次没有还嘴,笑着说道。

他眼里还带着几分醉意,雾蒙蒙的,加之光线昏暗不明,黄少天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前方的光突然被挡住,他稍一抬头,迎上了对方凑近的脸。

黄少天听见不远处有人哭嚎着死了都要爱,跑调跑了十万八千里。苏沐橙的八十集连续剧在脑中上演了一遍又一遍,男女主人公拥抱在一起庆祝幸福大团圆。周围一片嘈杂,他愣愣地看着对方,好像一切声音都消失了。

叶修双手按住他的肩膀,小心翼翼、宛如虔诚一般,在他唇上留下一个轻飘飘的吻。

再然后,叶修推开了他。






---------



其实这首歌才是写文的源头……但是跑的太远了……

叶修的行为基本可以用 While I am so afraid to fail so I won'teven try 这句歌词来解释

“太害怕失败所以甚至不会去尝试”

终于快完结了_(:з」∠)_大概不出三章……


热度(169)

© 次生演替 | Powered by LOFTER